那一夜,我们为骨痛热症病人祈福

那一夜,我们为骨痛热症病人祈福


酷热的六月天,黑斑蚊肆虐。

我们极为敬重的一位长辈,竟成了无数毫无戒备下被黑斑蚊盯上的牺牲者之一。

6月28日,他持续两天发高烧,伴有畏寒。当时以为是普通流感,所以约见了我们的一位中医师好友——魏医师。

魏医师发现他身上出现了骨痛热症(登革热)的征兆:发高烧、头痛欲烈、后眼窝痛、畏光、肌肉痛、四肢酸痛、骨关节酸痛、背痛、倦怠无力。于是开了一些清热解毒的药,并建议他马上去验血。00002_health_dengue fever_1

他立即转去了一家西医诊所,这位西医抽了血,告诉他要到傍晚才知道化验结果。西医给他开了退烧药,竟然还给他开了抗生素。我的另一位西医朋友知道后,直骂这位医生不负责任。尚未确知病症,又岂可随便开抗生素?如果真是骨痛热症病毒,抗生素根本无用。于是我们把那些抗生素全丢入垃圾桶。

当天傍晚,验血报告出来了,血小板低下,确诊为骨痛热症。

由于他两週前才生了一场大病,初愈的身子非常虚弱。我们担心他的免疫系统无法招架骨痛热症病毒。在征询了八打灵一家医院专门医治骨痛热症的黄姓内科后,由于病人年纪较大,加上大病初愈,建议最好还是入院密切观察和打点滴。但他主诊的医院爆满,急诊室又有十多名骨痛热症患者等着病床,唯有试着把长辈送入其他医院。

那一晚,我和《光明日报》〈良医〉记者唐秀丽整晚都不停拨打电话到首都方圆50公里内大大小小的公立和私立医院,我们在医院任职的两位朋友也帮助我们找医院。我们发现了一个令我们非常震惊的情况:那一个星期,由于骨痛热症患者突然剧增,所有医院都爆满,患者在急诊室里苦候,一床难求!

黄医生也坦承相告,骨痛热症并没有特效药,患者即使入院,医生也只能给他吊点滴,维持血液中的电解水平、降低体温。

求助无门,只能自救了。我们教长辈的孩子根据民间土方,赶紧弄了青木瓜叶汁和小苦瓜燉鸡给他服下。同时我们也要求长辈拼命喝水,以降低体温防止脱水。

那一夜,我们彻夜难眠,为长辈、为那些在医院急诊室里以及无法入院而在家里饱受煎熬的患者祈福。

当众多患者与死神搏斗、自生自灭的时候,我们的卫生部长、人民代议士、政客们在哪里?他们如果有把人民的性命放在心上,又怎会如此冷漠!

长辈一连三天服用了青木瓜叶汁(一天两次,一次约一汤匙)、 小苦瓜燉田鸡汁(一天一次,一次四、五汤匙 )。

长辈的孩子求治心切,还听取了朋友的偏方,买了昂贵的箭猪枣,磨成粉末加入开水,给他服用。

兴许是这些民间土方奏效,第三天,长辈的体温下降,血小板回升。

但中西医黄医生和魏医师都提醒我们,木瓜叶、箭猪枣都含毒且偏寒,不宜多吃,适可而止。

9天后,7月6日,卫生部长才终于公开承认,大马正面对历来最严重的骨痛热症疫情。今年上半年,87人死于骨痛热症。每周有约2300宗骨痛热症病例,同比去年增加了70%。

他说,卫生部正致力遏止骨痛热症肆虐。已指示各地卫生局增派人手到黑区灭蚊及监控情况。

二十年来,这样的官腔,老百姓听了了多少回?骨痛热症疫情却越来越严重。

就在6日晚上,我接到一位朋友的求助电话。她一边哭一边诉说:她的姐姐患上骨痛热症,上午十点进入公立医院,在急诊室吊点滴。下午三点,就让她出院回家。晚上她的病情恶化,头晕、发高烧、噁心、呕吐、濒临休克……。我一听情急之下大声喊她:还等什么?赶快送她去离妳家最近的私立医院急诊室,幸好医院收留她,验血结果:血小板竟降到30!再迟恐怕是没命了!

医院除了吊点滴,就只给患者退烧药。医生明确告知,骨痛热症是没有药医的,只能靠患者自己的自愈力。朋友一家非常恐慌,不知能做什么。我建议他们给患者服用青木瓜叶汁和小苦瓜燉田鸡汁。再次的,不知是否这民间土方又奏效,还是朋友的姐姐自愈力强,几天后她即痊愈出院。

和一位好友谈起这事,她说,我们不但要为患者祈祷,也要为马来西亚祈祷。祈求这期间,我们的国家不会发生大灾难或大事故。如果全马医院急诊室挤满了骨痛热症患者,一旦发生大事故,伤者往哪里送?

她还说,西医没药,不妨让徬徨无助的患者尝试土方。

撰写此文,就是想和更多人分享这些民间土方和我们的求医经验。

今夜,让我们为我们的国家和众生祈福!

青木瓜叶汁的服用法:

采3片青木瓜叶、洗净。将叶子放入石臼内桩碎榨汁,或放入榨果汁机。将过滤了的叶汁倒入小杯里,可加少许的盐或冰糖。为保持新鲜,应即刻让病患服用。

小苦瓜燉田鸡的服用法:

3只田鸡,5粒小苦瓜,苦瓜清洗去核,必须抹干水,然后把苦瓜和田鸡放入燉盅中燉上三四小时,无需加水,燉出的汁只有四、五汤匙,只喝汁,不吃渣。

作者简介:
萧依钊,资深报人、终身义工。学习以从容自在、云淡风清的心态看人生的风云变化、万物的成住败空。现任星洲日报基金会董事、祝福文化网总编辑、三乐网编辑顾问。

Share this:

WP-Backgrounds by InoPlugs Web Design and Juwelier Schönma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