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家年糕

客家年糕


文:萧依钊

满街红彤彤的灯笼、柑桔等应景年货,以及采购年货的人潮,渐渐衬托出热闹的新年气氛。

但我总觉得,热闹欢腾的气氛里,缺少了传统的年味。

牵绊我思绪的年味,少不了回忆中的蒸年糕。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蒸年糕,是我的家乡锡米山新村客家人在新年前的头等大事。

记得孩提时,家里一穷二白,平时是没零用钱、没糕饼吃的,天天在那盼啊望啊地等着过年,就是为了压岁钱以及香甜的年糕和年饼。

临近农历腊月下旬,村里家家户户都忙起来了,先是忙大扫除,除旧迎新。接着就忙着蒸年糕。年糕与“年高”谐音,喻年年高升。年糕还有取“年高”长寿之意。

腊月廿四日是送灶神日。相传这天是灶神返天述职的日子,向玉皇大帝报告人间的功过善恶。所以祖辈们沿守着以年糕祭祀灶神的习俗,以期甜滋滋的年糕黏牙黏齿,让祂能说好话。

祖母总在送灶神前一两天买十多斤糯米回来,母亲则带领着我们,细心的把混在糯米里头的小砂粒等杂物挑出来,然后洗净,在清水里浸泡一夜。

浸泡过的糯米次日送到邻居的豆腐磨坊研磨成米浆。米浆再倒入布袋中,压干脱水,然后母亲一边使劲搓揉米团,一边加入适量的砂糖,续搓揉至砂糖完全与米团混合,成了浓稠的糖米浆为止。

当母亲在忙,父亲也没闲着。他会在屋后用砖块砌起临时的炉灶,用木柴生火。蒸年糕所用的大镬、镬盖和大铝盆,皆向邻居大叔借来。大铝盆的底部先铺好蕉叶,才倾入糖米浆,随即加盖,隔水蒸至少十小时。

这期间,父亲每隔一阵就要掀开镬盖,往镬里加水免干掉、用木杖搅拌糖米浆使受热均匀,同时不断地往炉灶加柴,确保火不会熄掉。

蒸年糕有许多禁忌。长辈相信蒸年糕时有“年糕神”看护,而年糕发不发,关系着来年的运势,所以长辈们都严禁小孩们在灶炉旁嬉戏、玩闹,以免讲出不吉利的话,触怒“年糕神”,以致年糕“发不起来”。

由于这是大事。邻里的大人们都会来探看,并讲一些吉祥话图个好意头。

当金黄色的年糕出炉后,大人们都兴高采烈,象征来年大吉大利、诸事如意。

待年糕冷却凝固,母亲就用铁线把年糕切割成长方形的一块块,送去给邻近相熟,祖籍福建不会做客家年糕的乡亲。这些福建乡亲在大年初九“拜天公”时也会回赠“红粿”给我们 。

过去乡村是没有冰箱的,没加防腐剂年糕存放上一头半个月,难免会发霉。但长辈们相信,年糕发霉是个好兆头。

在我们家,至少要留一块年糕至农历正月二十。这一天是客家人特有的节日“天穿日”。相传女娲娘娘在这一天炼石补天。客家人在“天穿日”吃炸年糕,是为了纪念女娲娘娘炼石补天,称为“补天穿”,炸年糕象征女娲娘娘将天空漏洞补起来的五色石。

成年后在报社工作,跟客家朋友提起蒸年糕,原来这些在乡村长大的客家人也有着同样的儿时回忆。

时光流逝,一晃几十年过去了。每逢农历新年,无论身在何处,总忆起母亲蒸的年糕,并且忘不了在贫穷的童年,嚼着年糕的那份喜悦感。

Share this:

WP-Backgrounds by InoPlugs Web Design and Juwelier Schönma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