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的欢乐时光——访隆雪中华大会堂合唱团

他们的欢乐时光——访隆雪中华大会堂合唱团


礼堂内灯火明亮,抬头望去,阵阵嘹亮声乐之音迎面而来。舞台上一台钢琴,不断引领着音符和歌声的起伏,快慢有序,轻重合宜。台下整齐排列的椅子坐了约四、五十人,多生华发,但不损对歌唱的热爱。

隆雪中华大会堂合唱团创立至今已来到第廿四个年头,由顾问陈达真博士于一九九一年正月四日倡导成立。

现任团长陈开蓉受访时说,合唱团成立之初,附属在妇女组内,后为了方便行政,且在母会的同意下,于2005年从附属于妇女组转为文教组成员。

“我从合唱团成立那天就已是成员,但在我当上团长前,乃有赖裘华、童在提、许博义三位前团长。陈达真博士本身是一名音乐家,她也非常喜欢健康的歌唱活动。”

然而,合唱团成立之初并不像现在这样优秀,所有团员只能齐唱《金胡姬》。齐唱是只以单一声部演唱,没有声部的区别。但合唱团发展至今已能驾驭四声部演唱,分别为:男高音、男低音、女高音、女低音,其中男高音内又再细分为男高音一、男高音二,以此类推。合唱团的表演方式现在甚至到了八声部演唱的境界。

“目前团内大概有70位团员,但以退休长者居多,最年轻的团员也已经四十多岁。由於长者身体容易出现状况,加上多数长者也照顾孙子,因此每每演出时都无法全员参加,但都会尽量保持在五、六十人的团队表演。”

她说,合唱团长期欢迎新团员加入,但许多新人来了几次后便打退堂鼓。

“合唱团有分声部,在编排上负责唱和音而不是主音时,他们往往会错唱成主音,这是因为钢琴所弹的属於主旋律。为了增加团员对合唱有更深一层的了解,我们也曾邀请著名歌唱家陈容及张材光老师为团员上乐理课。”

合唱团目前每三个月收取一百令吉的团费,其中三十令吉将用作“福利金”。“福利金”在团员有红、白事时便可派上用场。合唱团每两个月也会为团员庆生,庆生费也取自“福利金”。“福利金”也用作出外交流时的津贴,减轻团员需支付的费用;剩下的七十令吉则是付给合唱团指导老师、伴奏的学费。

她说,合唱团曾到国外比赛,眼见国外合唱团都有财力支持,相当羡慕。无奈国内合唱团不获资金支援,因此经营得相当辛苦。

“虽然每三个月收取一百令吉,但这仍不足以维持合唱团的开销。因此,我们每五年都会筹款,筹得的款项将作为合唱团经费。”

自合唱团成立就是团员的陈开蓉,几乎参与了合唱团的所有演出。对她来说,让她印象最为深刻的是为中国四川大地震筹款的演出。

“当时是由已故大马男高音陈容老师的筹策下,协助筹募‘中国四川省大地震援助金——《爱的奉献》音乐会’。让我感动的是,现场演唱时播放着地震片段,因此当歌声与画面重叠时,气氛分外感动。看到地震片段时,心里很难受,但还是要坚持唱歌。

“音乐会的整个筹备过程很短,但所有参与演出团体和歌手不但是义务演出还纷纷自掏腰包捐款。这场音乐会很成功,共筹得义款398,058令吉。”

陈开蓉认为,合唱团成员长者居多的原因是长者是艺术歌曲的爱好者,年轻人则觉得这些歌曲沉闷。

“合唱团也可算是退休长者的一个寄托,大家都很期待星期五的歌唱时光,团员间见面、唱歌、聊天,十分开心。”

她也说,合唱团演唱也是对长者的挑战,因为长者需要熟悉自己负责的声部、背歌词、配合合唱的节奏等等,对长者而言是精神寄托以外,也是一种训练。


男团员陈金山(60岁)说,我在两年多前才加入隆雪中华大会堂合唱团。我认为合唱团的气氛很好,大家和睦相处。

男团员翁云海(66岁)说,我早在十六年前就加入隆雪中华大会堂合唱团。我认为自己加入合唱团后,生活变得充实。

女团员杨嘉宜(61岁)说,我是2010年加入合唱团的,之前曾看过合唱团演出,因此慕名而来。可以加入合唱团这个大家庭,让我感到很荣幸。

合唱团副会长刘金泉(65岁)说,他感觉合唱团的团员就像一家人,互相关心、鼓励,不分彼此。

在独唱交流环节中,献唱《野马之歌》与《You Raise Me Up》的女团员彭莲娣(67岁)说,我去年才开始加入合唱团,用了两个月左右的时间练唱这两首曲子。我觉得团员间都十分友善且和睦相处。

欲参与或更深一层了解隆雪中华大会堂合唱团,可到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官方网站查询。

Share this:

WP-Backgrounds by InoPlugs Web Design and Juwelier Schönma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