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顾城镇里的长者

照顾城镇里的长者


马来西亚人口已逐渐老化,60岁以上人口在五年内预计将增加至340万人,占马来西亚总人口数的9.9%。这将为众多长者护理营运机构和发展商带来许多挑战,他们必须找出不花大钱但又能提供必备设施与服务的方法。

长乐集团(Aged Care Group)首席执行员叶凯蓉说:“这是个机会。”

她上周于Bukit Kiara Equestrian & Country Resort的FIABCI Malaysia晨谈上发表上诉谈话。她在该活动上谈及新城镇的长者护理设施,和旧城镇长者护理设施的转换。

00116_b

FIABCI Malaysia晨谈

现状

她说,对比马来西亚和先进国如澳洲、纽西兰和英国,这些国家的长者护理设施皆是高度管理。

“在这些国家一切都经过审查,因为该国政府资助运作经费,但在马来西亚的我们就只能靠自己。”

此外,周遭也有许多在各城镇,以独立式洋房和排屋改建成的疗养院及护理中心,无牌营业。这显示长者护理服务的需求量高,甚至供不应求。

更糟糕的是,马来西亚并没有任何一条法令管制护理中心和疗养院。目前,疗养院(供完全依赖他人照顾的长者)是在卫生部管辖范围内的1998年私人保健设施及服务法。护理中心(供需轻度照护的长者)则是受管于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底下,福利部权限范围内的1993年护理中心法令。

由此可见,当中有两个政府部门,分别看管两条不同的法令。此外疗养院和照护中心的长者也常有混杂,并未如法令所规定般,依据各自需受照护的程度分别开来。发现需要更好的法令以后,卫生部已准备提呈长者医疗保健法。

我们需要什么?

叶凯蓉将长者比作孩童,并说我们须承认长者需要和孩童同样多的关注。她指出长者所需,其中包括:

  • 心理和身体健康;
  • 社交与个人健康;
  • 社区与人际关系的健康;
  • 情绪上的健康;
  • 社区关怀

她说,城镇需有保健照护,所有的物业发展需有足以应付活跃长者,和需照护长者的各阶段设施,包括临终关怀。所需照护的种类可分为:

居家照顾:这是提供给仍可独立行动,但只需一些短暂的居家照护的长者。

日间护理:长者独自待在家可能感到孤独。在日间护理中心,他们将可与中心里的其他长者互动。

综合护理中心(IRCC):如果长者卧病在床,他们将需要更多护理。他们需要入住综合护理中心(或称疗养院),也需要复健照护。

失智症照护:失智症已成了普遍问题,社会应该要对失智症更为友好,这表示更多相关醒觉运动和教育之必要。与其将失智症患者禁闭在房或屋内,他们其实需要一所安全且能让他们走动、聊天及进行日常活动的家。

融合

除了提供长者护理设施,城镇规划也应该让长者融合进该社区内。

叶凯蓉说:“在城市规划内,我们必须建有学校和医院,那为何没有疗养院呢?主要的原因其实是我们都想要住在自己的家中。”

她解释,若有选择,长者会喜欢继续住在自己家中。

在这种情况下,她询问建造适合各年龄层居住房屋的可能性,房屋资产可让拥有者从年轻住到老。

她问道:“我们是否能够规划出让长者更安全且方便出门的城镇?由于安全问题,我们不允许孩童独自外出,因此我们是否可同样以此对待长者?”

欲让长者融入城镇,我们需要:

  • 走道、跑道、脚踏车/轮椅/童车道
  • 适合长者和幼童的花园、公园、游乐场
  • 在公共场所设置保安和安全措施如求助亭。
  • 提供护理和临终关怀服务的综合护理中心。
  • 适合长者及孩童的护理设施;
  • 建造适合各年龄层居住的社区,并在公寓、住家及公共场所提供适合长者和轮椅使用者的基础设施。

如何实施

叶凯蓉说,建造适合长者居住的家居需有保安、紧急呼救按钮、能让轮椅进出,更宽广的浴室和大门。

“兴建新城镇或要转换旧城镇的发展商并不需要先做到上述所说的一切。我们可先在城镇内建造基本的俱乐部,为长者提供一进行活动如唱歌的场所。随后,发展商便可依需求量建造类似设施,当请记住设计家居时,勿忘走道和公园。”

世界卫生组织(WHO)已在长者护理行业里起了领头羊的作用,呼吁我们需建造适合长者居住的城镇。

以下是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所列,适合长者居住城市所需的基础设施:

  • 住家
  • 社会参与
  • 尊重和社会包容
  • 公民参与和就业
  • 通信和信息
  • 社区支持和健康服务
  • 室外空间与建筑
  • 交通

她说:“专注在新城镇或转换旧城镇哪个较为容易?我已与新城镇和转化旧城镇的发展商沟通过,其实两者都相当困难。”

在承认仍有很多方面需努力之余,叶凯蓉也称马来西亚的情况提供了房地产发展的商业机会。

城镇发展趋势

同在活动现场的还包括何振顺研究所的首席执行员Ismail Ho,他回应道长者护理设施是必需品,更是未来的发展趋势。

Ishmael Ho

Ishmael Ho

“就我所知,目前为止并没有发展商将这些与这些设施融入在其发展计划。若有发展商如此做,这可以是一大卖点。”

“如果发展商只着重于一分一毫,那这肯定不会打来很好的商业收益。然而,若发展商拥有融入长者护理设施并将其用作卖点的眼光,那他们就可以让该城镇产业购买者高获有更高的价值。发展商需要更有勇气及有远见。”

挑战

这方面的需求正逐渐成为趋势,因此理应找齐所有参与者,朝共同目标前进。

他说,这应该从政府和城镇规划师开始。想要政府推行一件新事物并不容易,尤其是当我们谈到城镇规划条例时。

“我们仍会发现部分城市用着陈旧的限制,如地积比率和密度。这是我们应该改变的东西,但改变的速度相当缓慢。”

他相信城府和城镇规划者需看见一个成功的模式,方能修改现有法律和需求以照顾长者。

“向政府展示一个成功的模式,是发展商应走的第一步。我们希望有发展商愿意尝试,并建造出完美的城镇,那人们就会发现,他们需要的是健康生活和适合长者的设施,因为人人都会有老去的一天。从此之后,其他城镇也将陆续效仿。

然而,对发展商而言,最大的挑战是找到正确的商业模式。

“这商业模式仍不明朗,仍处于接受意见的阶段。这里有许多需考虑的因素,土地储备规模、城镇、附近的蓄水池,该在吉隆坡、槟城、还是柔佛建造种种问题,都需要被考虑。

他说:“发展商本身所扮演的角色包括,他们是否有充足的资金、充足的现金及在商业发展中的态度。有的发展商的产业售卖率非常高,那他们可能就不会对长者护理设施感兴趣。市场营销策略也扮演相当重的角色,因长者护理可能与所定的策略无关。这全是会影响发展商和服务供应商的因素。”

共同努力

他说,欲让投资人投资,则必须有一个良好的沟通平台。

他指出ASLI(亚洲政策与领导研究所)能为参与者,包括发展商、政府及城镇规划师提供良好的平台,讨论并解决相关问题。

“你不会只想要两个单位谈论而已,举例来说,服务供应商跟政府单位讨论某事,政府单位变做出了调整,这将让其他参与者感到沮丧。若你要在城镇中推行长者护理设施,便将影响发展商。目前,他们在非常值钱的商业用地运作,这对发展商而言是个非常棘手的问题,因他们必须因建造长者护理设施而放弃建造十分值钱的店屋。这些都是必须关注的问题。”

虽然有种种挑战,但他相信很快便会有解决方案,因目前无任何事情足以阻止建造或转换城镇这项趋势。

他总结说:“这里头更多的是改变参与者对长者护理的态度,尔后法律便将顺应民心而更动。”

Share this:

WP-Backgrounds by InoPlugs Web Design and Juwelier Schönma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