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华裔穆斯林

我是华裔穆斯林


伊斯兰信仰对在马来西亚长大的华人而言,可说是熟悉的陌生人。华人社会对于伊斯兰教也是一知半解,华人信奉伊斯兰教对某些华人家庭而言,更是禁忌。

00120_a

Puan Noor Amalina Chew

今年49岁的Puan Noor Amalina Chew(周利婷),目前是关丹一间国立中学的英文老师。她的丈夫是巫裔,但她信奉伊斯兰教并不从嫁给丈夫后才开始,而是在修读师训学院期间,便已接触及信奉伊斯兰教。

“然而,我当时并没将此事告诉家人,直到我出嫁以后,才正式信奉伊斯兰教且对外公布。”

谈及家人,她表示自己在师训学院期间,便已身为巫裔的丈夫交往,并未对家人隐瞒,加上她的父母也是教师,因此较为开通。

“双亲并没阻止我和丈夫交往,虽然他们会希望我的丈夫是华裔,但也没强烈反对。”

她说,婚后家人间相处融洽。每当她和丈夫及小孩回娘家时,母亲都会拿出另一套餐具烹调食物,而丈夫也不会介意,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饭,乐也融融。

她笑言:“母亲只在我怀孕时稍微抱怨,因为我都不能喝补酒来补身。华人和马来人孕妇坐月子的方法有些不同,华人多数会使用姜、酒、鸡来补身,但马来人却只吃鱼,鸡肉也很少吃,更没饮用补酒。”

她坦承自己刚刚斋戒时,完成不了Puasa Penuh(即在斋戒月不间断禁食),但出嫁后便已成功Puasa Penuh。

“我怀第三胎时碰巧遇上斋戒月,但我也坚持禁食,最后成功Puasa Penuh。斋戒月时如承受不了非得进食的话,则必须选其他日子填补回去,或以Bayar Fidyah(捐赠米粮给穷人)的方式填补。”

开斋节将至,她回忆起自己儿时于开斋节期间,搭巴士到马来老师家作客的美好记忆。

“和华人的年三十晚一样,在开斋节前一天,我也会到菜市场买食材准备晚餐。隔天开斋节一早便会到清真寺祈祷,祈祷结束后便会拜访亲戚朋友。”

她也说,开斋节和华人农历新年有一个差别,即华人新年时忌提“死”。然而,多数马来家庭在开斋节当天祈祷完以后,会到先人墓地扫墓、读经,缅怀先人。

 


 

今年21岁的年轻女孩Alisha(陈丽云),目前是一名销售员。谈及自己因何事会信奉伊斯兰教时,她说是因为爱情。

00120_b

Alisha

“由于男朋友是穆斯林,因此我选择信奉伊斯兰教,这是我为爱的付出与改变。”

她说,由于自己家庭本是道教信仰,因此她采取先斩后奏的方式,但也引来了家人的强烈反弹。

“家人知道后非常生气,甚至问我是否想和家人断绝关系。一段时间以后,父亲开始释怀,并认为我已成年,有自己选择的权利。现在他只希望我不要后悔自己的做出的决定。”

她坦承,信奉伊斯兰教目前已有三个多月,但在信奉伊斯兰教前便已停止吃猪肉,因此除了戴头巾上班以外一切如旧,没有太大的改变。

“不过还有许多事情需要注意,如不可去华人餐馆用餐、抚摸了狗以后需依照特有方式洗手。然而,我并不后悔,因为我现在有了自己的信仰,也让我更容易融入友族的生活。”

询及即将过去的斋戒月,对于刚信奉伊斯兰教不久的她,会否特别难适应时,她笑言:“这是我第一次斋节,需要13个小时不吃不喝,这对馋嘴的我来说其实相当不习惯,但饿了整天以後,就会觉得开斋时的食物特别好吃。”

Share this:

WP-Backgrounds by InoPlugs Web Design and Juwelier Schönma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