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咖啡馆

死亡咖啡馆


关于死亡,我们从来知道得不多,直至亲身经历至亲离逝,痛彻心扉的感觉顿时如巨浪般袭击。那一种痛是前所未有的,是悲恸的,是无奈的,无法形容,无法言语,即使哽咽也得囫囵吞下这个残酷事实。

死亡,意味着永远失去,我们无法再和挚爱的亲人、友人、爱人说话、见面、拥抱……只因那个人从此不在世上了。

台湾电影《父后七日》的最后一幕,在经历了父亲丧礼后恢复正常生活的女主角,在某次搭乘飞机前,蹲在机场吸烟区的一角独自抽泣,旁白此时响起:

“重到父后某月某日,我坐在香港飞往东京的班机上,看着空服员推着免税烟酒走过,下意识提醒自己,回到台湾入境前记得给你买一条黄长寿。

这个半秒钟的念头,让我足足哭了一个半小时。直到系紧安全带的灯亮起,直到机长室广播响起,传出的声音,彷佛是你。

你说:请收拾好您的情绪,我们即将降落。”

女主角以为自己早已忘记了,但其实丧亲之痛一直都在。和她一样,我们当中有些人在面对至亲的死亡时,以为经过殡葬仪式后,一切就会恢复与往常一样,忽视了死亡所带来的巨大冲击,有者甚至因着遗憾而无法好好生活下去。

至今,我们的社会对于死亡课题都是忌讳不谈的,几乎是谈“死”色变,以负面的态度逃避思考及面对,认为死亡是不吉利的,对存在构成极大的威胁,彷如诅咒生命,并由此产生了无尽的恐惧和焦虑。

不妨问问自己:“你害怕死亡吗?”、“为什么害怕死亡?”

想必每个人难免害怕死亡。不必刻意否认,但尝试正视“死亡”,用正面的态度去面对它。

深入探究生死课题的英国人钟·安德邬(Jon Underwood),为了降低人们对死亡的恐惧以及以正面积极的态度来面对死亡,遂实践了瑞士社会学家伯纳德·克瑞塔兹(Bernard Crettaz)的“死亡咖啡馆”(Death Cafe)概念,在2010年发起了是项活动,召集了亲友共聚公开场合(一般是咖啡馆),以轻松的方式一边享用茶点,一边谈论严肃的死亡议题。

这个活动后来受到瞩目,并扩展到多国,包括美国、法国、澳洲、香港、台湾等,甚至有人开设了真正具体的死亡咖啡馆,即便马来西亚也于今年7月举办了首场“死亡咖啡馆”活动。与会者可以就死亡课题毫无忌讳地谈论,比方如何面对死亡、如何走出丧亲之伤恸、如何规划葬礼等。藉着这样的自由讨论、分享与交流的形式,人们不但能消除对死亡的恐惧心理,且能进一步认识死亡,坦然接受死亡,从容面对死亡,并从中省思生命的意义,而更加懂得珍惜生命。

死亡课题广泛,包括临终关怀、身后事的托付、丧亲辅导等各个层面。失去固然会悲伤之极,但只要我们不去抗拒死亡,不畏惧死亡,在至亲临终前给予最大的关怀和照顾,让他们舒适好好地走,或尽可能为他们完成最后的心愿,不留下任何遗憾。在失去亲人后,生者则需找出合适的管道发泄内心的忧伤,甚至有人透过死亡咖啡馆的聚会抒发压抑已久的情绪。

有人说:“认识到死,才能好好地活。”生命没有take 2,与其害怕死亡,不如尽情快乐地活出生命的光彩!这也许就是死亡带给人类最大的启示。

作者:叔本朝

Share this:

WP-Backgrounds by InoPlugs Web Design and Juwelier Schönma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