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一个古早味中秋节

过一个古早味中秋节


每年农历七月过了之后,母亲就会嘱咐我陪她到蕉赖老街场一家老饼店去买月饼。以前,她是买给外公外婆吃,老人家只喜欢吃这种充溢着古早味又特别可口的月饼;现在,母亲买来给自己的儿女吃,让各别成家后的孩子也能趁着这个节日尝上吃了多年的好滋味。

这种吃古早味月饼的传统习俗可说在我家延续了多年。偶尔亲友赠送的新式口味月饼,也不是不好吃,就觉得不对味,还是要吃上传统月饼才真正觉得在过中秋,而且要指定的“锦芳”牌。当然,这还得有赖锦芳饼家这个老字号多年来一直坚持制作美味的传统月饼,我们才能尝到好滋味。

锦芳已有逾百年历史,平日以卖结婚喜饼为主,只有在中秋时节才会特别做月饼来卖。其店外观跟普通茶室无异,但只要看见店内堆得高高的纸盒,就可确定那是锦芳。

那天去到他们店里,站在柜台的是年轻面孔,估计是帮忙打理生意的下一代。满头白发的老板和其魁梧的儿子正把一大盘一大盘新鲜出炉的月饼捧出来。老板笑着对我母亲说:“你们可幸运啦,月饼刚烘出来,还热乎乎呢。”

在母亲忙着买月饼之际,我趋近细读墙壁上贴着的剪报,是一篇刊于2009年关于锦芳的采访报导,诉説了历史之悠久。尽管顶着百年老字号的招牌,但是锦芳一如往常地低调。它没有华丽包装,仅以普通纸盒盛装,盒面上完全没有印制其招牌字样,不像市面上其他月饼业者那般讲究和注重外观上的抢眼夺目。

老板本人则仿佛是从数年前报导上面的照片里走出来那样,岁月并没有在其脸上刻下多余的痕迹,对照报导其如今应已七十好几,猜想做祝福别人的喜饼是件乐事且有精神寄托所以不至于衰老得快。将月饼搬出来后,老板就坐了下来,儿子默默地走进里间,大概继续忙随后的烘焙工作。

此时,一对老夫妇走进店里,操着客家方言与老板寒暄,原来是老街坊前来买月饼。从老板与老客户的对话中得知出炉月饼并不多,他们是分批制作,属于慢工出细活型,不以大量生产为目标,卖完了就会收工,只继续做喜饼。在昏暗的店里,说着话的老板脸上有一种气定神闲的神态,与这家饼店隐约散发出来的气息是如出一辙的,是一种经得起考验而认真淡定的精神与气度。一个如此老旧朴素的饼家,仍能在时代的洪流里巍然屹立,除了制饼的严谨态度及诚意,最重要的还是一代传一代继承祖业的坚定。

回到家后,迫不及待切月饼来吃,每个人一放入口中随即露出一副满足的样子。确实好吃,味道刚刚好,不甜不腻,内馅够软,整个闻着是香、吃着是回味无穷的古早好滋味。尤其母亲,吃着吃着就开始说起她童年过中秋的情景。

那时候物资匮乏,家里很穷,但是大日子还是要过,桌上丰盛的菜肴在小孩记忆中铸成了无以伦比的美味,当然并非山珍海味,只是例行的白斩鸡、酸梅酱鸭、牙菇炒烧肉等等,但就是现在已吃不到的美味了。对当时的小朋友来説,中秋节意味着一个好玩的日子,尤其夜幕降临后,可以和其他夥伴一起提灯笼到处溜达,在菜园屋外的院子里点满蜡烛,晚上还有个月光会。等到圆又大的月亮在天际露脸后,外婆就开始摆桌拜月光,一家人搬椅子出来坐,边赏月边吃月饼边闲聊。小朋友不爱吃月饼,却很爱造型可爱的猪笼饼,以及脆脆甜甜的月光饼。外公还会亲自给母亲做灯笼,用细幼铁线固定成简单四方形,外粘色彩炫亮的灯笼纸
,一个美丽灯笼在外公的巧手下轻易就完成了。也许无法媲美现在造型百变的卡通灯笼,但自己父亲亲手制作的灯笼倒已胜过一切。

只是,现在小朋友玩的却已经是电动灯笼了。传统节味逐渐淡了,越来越少人会以传统方式过中秋。家中长辈也许曾期许游子归家团聚共赏月光,延续制造他们往昔童年时欢度中秋的热闹氛围,但如今除了竞相争艳斗奇的月饼预示着中秋节的到来以外,中秋原本赋有团圆意味的意义也消散不见了。

你家也好久没办月光会了吗?不妨抽出时间,回家一趟,与家里长者一起过一个快乐又充满古早味的中秋节吧!

作者:赵雪芬

Share this:

WP-Backgrounds by InoPlugs Web Design and Juwelier Schönma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