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伤陪伴 • 聆听家属的伤痛

哀伤陪伴 • 聆听家属的伤痛


人人都会经历生老病死,但在我们抵达老这个阶段以前,身边却多了一个陪伴的人。这名陪伴在我们身边的人,和我们同喜同悲,走过“老”以前的荆棘路,也陪伴我们走到“老”时的暮年路。

但若某个早晨,你在床上翻身欲叫醒身边的人,才警觉扑了个空。顿时想起斯人逝矣,一整个房间只剩下孤独的自己。

在未拜访孝恩馆以前,便曾听说孝恩是马来西亚殡葬业首个提供专业丧亲陪伴与生死教育推广的单位。

王锦民担任孝恩辅导与谘商团队里的生命关怀工作者,他拥有16年的辅导经验,并在孝恩辅导团队内服务了1年又4个月。

“在哀伤陪伴这个部分,我比较关注长者及小孩。我们会注重死因,尤其非自然死亡而导致创伤后压力心理障碍症(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PTSD)者;以及死亡年龄,如果老年丧偶,我们也会专注于独居丧亲配偶,及他们的常年照护人员,因照护人员可能仍会习惯半夜起床要去照顾逝者。”王锦民如是说道。

“我们会先致电家属,通过他们的心情、食欲、睡眠质量、愧疚感及自杀意念来评估是否需要我们更多的关注。”

他说,失眠是普遍的症状,而家人逝世,对家属的心情、食欲、睡眠都会对造成一定的影响。如果他们不能直接联络到老一辈的家属,则可从他们孩子的观察中得知长者的状况。

“若长者的日常生活十分规律,每天起床后便是浇花、跑步、喝茶,但若他在老伴逝世以后,所栽种的花都凋谢,也不再出门跑步喝茶,就证明日常作息已被影响。日常作息被影响的人,就需要我们好好去关心了。”

王锦民强调,哀伤是需要陪伴与关怀,但不一定需要辅导。一个人的哀伤需要说出来及被听见,当我们的伤心难过被听见,便产生出抚慰的效果。

他也说,人们普遍抱着“勿提伤心事”的心态去关心家属,殊不知当家属去回忆与往生者的点点滴滴时,皆包含了满满的爱,这对家属而言是支持他们走下去的能量。

哀伤,其实是源自于我们对往生者的思念。而这思念里头,也蕴藏了满满的爱。

他举例,有人年轻丧子,除了上下班以外,仍旧每日清理孩子的房间,把孩子最爱的玩具放在孩子最常把玩的位置,十年如一日。

“我们相信哀伤是不需要‘走出来’的,而是需要慢慢去经历。因为即便我们老了以后,仍会思念我们所爱的人。只要哀伤没有影响到日常生活作息,那这个哀伤则不需要被治疗。只要哀伤没掉入忧郁的状况,能够自理且不影响生活作息的话,而他也清楚地接纳自己当下的状态,根本没有替他担心的必要。”

他分享道,人无可避免都有着孤单的恐惧,当身边老伴或至亲离世时,则深深地敲响了人内心对于孤单的恐惧。

如前所述,长者和小孩是他们哀伤陪伴过程中,较为注重的对象。其中长者在孩子上班、孙子上课以后,需要独自面对孤单;小孩则是因为他们没有能力照顾自己,因此若他们的父母离世,便会担心无人照顾自己及给他一个临睡前的拥抱。

而上有父母,下有孩子的三文治时期的丧偶者,所承受的压力可能是不轻易让自己垮下来。而我们的大文化都觉得眼泪就代表脆弱,无能。而这个哀伤却一直被压抑、否定。长久下去,造成心理更多的压力,而人生从此需要背负着哀伤灰暗过日子。

谈及如何帮助人们坦然接受“死”总将到来时,他说:“当一个人知道自己剩下一年寿命,而仍一直聚焦在‘死’后的恐惧,便会加倍苦恼。”

他说,若能看到自己重视生命的可贵,并把对“死亡”的恐惧转化成继续活得更好,更有意义的推动力,则可让人们更珍惜当下,去享受及完成他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Share this:

WP-Backgrounds by InoPlugs Web Design and Juwelier Schönma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