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性的退休收入——神话或真实?(永续退休生活及长者照护研讨会报导之二)

持续性的退休收入——神话或真实?(永续退休生活及长者照护研讨会报导之二)


多数马来西亚人并没为自己的退休做准备。退休金及公积金平均只能供使用至一定年限,而国人的平均寿命为75岁左右,因此多数人尚需仰赖家庭、朋友及慈善机构度过余生。

为了改变这境况,由肯纳格主办、长乐集团协办的“永续退休与长者照护研讨会”(SRACC),围绕在“为马来西亚长者提供有关退休及护理的金融计划选项以保障终生持续性”的主题下展开讨论。

长乐集团首席执行长叶凯蓉(左)主持该场主题演讲。左二起依次为Toh Puan Dr Safurah Jaafar及拿督司帝王。

长乐集团首席执行长叶凯蓉(左)主持该场主题演讲。左二起依次为Toh Puan Dr Safurah Jaafar及拿督司帝王。

长乐集团首席执行长兼主持人叶凯蓉向与会者概述在世界银行退休金概念框架下的马来西亚退休制度。

  • 国家
  • 公务员退休金——强制性
  • 公积金——强制性
  • 存款、保险、信托基金、物业、私人退休金(PRS)、其他投资——自愿性
  • 家庭、社会、慈善机构——自愿性

 “我们希望知道财务机构如何共同合作,因为要往前迈进,我们就需要有足够的金钱来维持我们的退休生活。

她询问道:“欲确保我们能够维持自己的退休生活,就必须继续存款。问题是我们如何帮助马来西亚人将他们的存款处理好,不随便拿来用,直到需支付年长护理费用时才拿出来。”。

多层替代性收入

公积金局策略管理部主管Balqais Yusoff说,公积金局相信,要确保及维持财政安全,马来西亚人必须在退休后拥有替代性收入。

Balqais Yusoff

Balqais Yusoff

“我们相信人们应该有更多不同来源的收入,因为人越老则越缺乏生产力,但需要用到的钱也不少。因此,他们需要有收入来维持生活基本需求及日益高涨的医药费。”

Balqais提问:“马来西亚人目前的平均寿命是75岁,你如何从长达30至35年的工作生涯里,累积足以负担你退休生活的金钱?”

叶凯蓉指出,社会上有一群人无法拥有足够的公积金,当中包括家庭主妇及不曾缴交公积金的自雇人士。

私人退休金局(PPA)首席执行长拿督司帝王说,储蓄源自私人退休金。“最大的问题是,当你60岁停止工作后,你的收入也随之停止。这是问题所在。”

“所有受雇人员皆是以赚得的薪水支付房屋、保健及生活方面的开销。

 “因此,当你停止工作,就代表你不再有收入了。这时,你需要有存款来帮你生产被动的替代性收入。我们必须让社会大众明白,公积金存款并不足以应付我们的退休生活。对于提出所有公积金存款,并在5年内花光的人,怎么维持接下来长达20至25年的退休生活呢?”

他解释,私人退休金(PRS)是个可以帮助马来西亚人为退休存款的计划。

 “私人退休金并不是产品,它是一个自愿性的国家政策。它提供一个让人放心,受管制且正式的自愿性管道,给拥有公积金,但还想增加退休金的私人界雇员;给已退休,但觉得退休金不足的公务员;及给从未缴交公积金存款或在银行存款的自雇人士。”

拿督司帝王

拿督司帝王

 “我国有许多投资项目,但问题是这些项目是为退休而设吗?许多人把钱存在银行,但这就像个饼干盒子,当人们需要钱,便会一点一点地拿出饼干,剩余的就是退休金。由此可见,存款是不足够及无法维持退休生活。”

友邦保险(AIA)首席执行长Anusha Thavarajah谈及保险的角色时说,20年前的马来西亚是个非常年轻的社会,当时的家庭凝聚力很强韧。因此,没人为退休担忧,因为认为孩子肯定会照顾我们。然而,社会风貌在这25年来已全然改变,其中婴儿潮一代更是必须依靠自己,而非孩子。

她引用马丁·路德·金的话:“生命的意义在于活得充实而非长久。”

她说,让人们理解需有足够的退休金是相当重要的。

 “我们今天要做的是,让人们理解拥有充足退休金的重要性。我们也教导分销商,当他们会见朋友或客人时,必须怀有社会责任心,确保他们的朋友及家人获得充分的保护。”

紧密结合的系统

叶凯蓉询及主讲者,各个金融机构是否能够为长者的福利而结合成统一的机制,也就是说当长者有金钱需要时,该机制可自动为长者缴付照护服务费。那么,长者便不需要为自己该从公积金、私人退休金、保险还是信托基金里取钱而感到烦恼,因为这些机构将实现无缝合作,根据长者的需求来支付。

据公积金局的Balqais所说,政府正试图建立一个全国性的社会保障特别工作组来负责这个综合式生态系统的运作。

“这不仅涵盖医疗保健,也为仍在工作的长者提供基本收入保障,以及为长者提供照护服务。它极需要雇主、雇员、非政府组织、学术机构及金融机构共同合作,发展出更多的退休前及退休后的产品。”

 “全国性的社会保障特别工作组将负责管理整个生态系统,并且将与所有参与者合作,避免各机构着手进行的工作及给予的福利重叠,达致事半功倍之效。这将解决基本的贫困问题并确保长者有更舒适的生活。”

卫生部家庭健康发展局主任Toh Puan Dr Safurah Jaafar说,目前有70%的长者是从政府处寻求医药护理。

她问道:“这限制了他们在照护及设施上的选择。我认为,只有在他们有足够的存款后,才会有更多的选择。而你们该如何提供相关便利?”

友邦保险的Anusha说,越来越多马来西亚人购买近年来扩大保障范围的私人医药保险,

“本来保险只保障至60岁,随后延长至70岁,今天的保险已延长到100岁。因此,基本上保险已保障了人们的一生。我认为是时候让人们明白,他们是可以购买医药保险的。”

Anusha解释友邦保险的其中一个产品时说,社会大众可以在就业期间购买最低保费的保单,因为公司已为员工投保。但当他们退休后,保障便降回初级。

 “因此,退休后你必须依靠这低保费的保险,直到你在人世的最后一天。”

Anusha Thavarajah

Anusha

Anusha相信一切归根于社会大众对保险的认识。他们必须知道哪些保险能帮助储存退休金,哪些保险能在老年时提供最佳保障。

社会大众也必须学习如何在工作时累积财富,及在退休后节俭使用自己的存款。拿督司帝王认为财务管理也是重要的一环。

 “那谁来管理我们的财富,这是相当私密的事。我认为多数人喜欢自己管理财务。当我们因患上失智症、行动不便或其他严重疾病以致无法做出决定,我们该庆幸自己活在这个社会,因为还有家人可以提供协助。”

“我认为,我们可以信赖的家庭成员是第一道防线,要不然我们就必须往外寻找信托人。然而,委托信托人有利与弊,好处是你可以授权信托人如何使用你的金钱,坏处则是需付费之余,还失去了掌控自己财务的主动权及伸缩性。”

适合的模式、产品

叶凯蓉说,在先进国里,谁将帮你管理财务是不需列入考量的,因为管理人民的财务是政府的责任之一。

 “但你有需要时,他们将评估你能支付的费用。评估后,政府会选择提供部分津贴或完全帮你支付所需的费用。”

他询及马来西亚能否有一套类似的系统,由一中央管理员与金融机构合作管理。

Balqais解释道,这套系统与马来西亚采用的有所不同。它有明显的优势,但同时也必须付出高额费用。

 “在斯堪的纳维亚国家,人民有医药保健、教育及生育等多重保障。因此,当一个人退休后,他可以有持续性的收入。

 “马来西亚有一套明确的稅務机制,但卻沒有固定的收益机制。在多数发达国家,他们有一套固定的制度,人民会知道自己将获得类似退休金的收益,不过此制度却受人口结构转变而会影响到财务上的持续性。”

“但同时我们也可以发现当中的高税收。以英国为例,税率为40%;在一些斯堪的纳维亚国家,税率更是高达60%。马来西亚人是否已做好准备支付如此高额的税务,投资在这种有固定回酬的机制?

由于马来西亚人仍倾向于购买物业,因此金融界可朝反向抵押贷款着手。

叶凯蓉问道,持有物业的人是否能以反向抵押的模式,去支付他们老年时的护理费用?这是新加坡目前正在尝试的模式。

Anusha指出,反向抵押有其利与弊,但目前在马来西亚尚未有这项服务。

她分享自己20年前在英国的经验:许多长者拥有房产却无现金。他们会向保险公司购买一个叫“释放房产价值”的产品,即保险公司将支付他们房产价值的70%,拿到钱的长者会用这些钱安度晚年。然而,也有一些不愉快的案例,那就是长者没有告知孩子已将房产卖给了保险公司,因此当他们去世后,孩子便因房子突然成了保险公司所有物而烦忧。

尽管如此,Anusha相信仍然这仍有可探讨之处。

“也许可采用年金模式,让长者在有生之年享有定期收入,而非一次性给予大笔金额。”

 “当长者离世后,剩下的财产将回归到家人的手上。不过,重要的是,家属必须清楚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

Anusha相信反向抵押是个不错的建议,而Balqais则提醒出席者,切勿忘了从文化角度来看这件事。“我们是否愿意放弃房产的拥有权?同时,金融机构是否愿意提供如此长期的支付?在接受率方面,我们还需要有更多的研究,因为民众的接受度可能与金融机构有落差。”

拿督司帝王赞同Balqais的说法,对于多数马来西亚人而言,房屋即是人们最大财产。只有人们拥有无债产业时,反向抵押才有其可行性。

 “若想依靠房产来支付退休所需,我们还必须记住,房产的价值取决于地点、房地产周期及市场波动。”

结论

听取所有财务解决方案后,Safurah 医生认为我国长者的未来充满前途。显然,尚有许多事务待完成,而包容性是首要目标。

 “我们说产品不是焦点,但我认为到头来保险公司的赔偿仍会继续专注在一些特定条例上。因此,我们可能会失去一大群背后没有支柱的长者,除非他们患了非常严重的疾病,那保险公司才会帮忙。”

Toh Puan Dr Safurah Jaafar

Toh Puan Dr Safurah Jaafar

 “至于那些已经失去赚钱能力、需要支援及帮助以防范生病的长者呢?我希望金融机构能为这群需要帮助的人研究相关产品。”

当马来西亚需要寻找正确的产品及模式去帮助人民为自己的退休生活存款时,灌输相关教育及意识也相当重要。

Balqais说,国人没有足够存款的根源在于缺乏理财知识。人们的金融知识水平仍相当低,他们不明白保险,因此常问:“为何我需要支付一个我不确定是否能取回钱的产品?”

 “因此,当我们举办公开简报会时,有人说,没有保险的负担,他们将有更多的钱;但在另一场谈论因疾病而财务陷困的场合里,他们却说只因没有足够存款。”

她谈到了公积金局为公众提供免费理财规划的退休咨询服务。她希望这将有助于提高我国人民的金融知识水平。

她希望通过财务规划,公众将意识到存款的重要性。

正如拿督司帝王所说:“为退休储蓄没有任何捷径,当你把钱放入公积金后,仍需要继续储存更多的钱。为退休而储存的钱是供我们日后退休生活使用,而非为退休投资产业。当然,这还有待商榷。不过这是个相当好的概念,人们真的需要一笔足够的退休基金来维持退休生活。”

Share this:

WP-Backgrounds by InoPlugs Web Design and Juwelier Schönma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