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是一门崇高的艺术

陪伴是一门崇高的艺术


好多人说,哀伤陪伴工作是个非常艰辛的工作,因为会经常会遇到许多悲伤的故事,可能会让陪伴者吃不消身陷其中。因此,强大的人方能胜任哀伤陪伴的工作。

对于这种说法,我既同意,但同时也有点反对。

在专业的辅导历程里,我们会把焦点放在当事人身上。然而,有些时候,当事人的故事触动了自己的生命中的幽谷,唤起了那些可能隐藏很久的哀伤失落。

然而我们必须记得,我们须把注意力聚焦在当事人身上。这当中的确存在着难度,因此自我觉察在助人关系里是不可或缺的。同时,我们也必须严守专业关系的界限否则,不但会越“辅”(扶)越倒,也可能是未辅,自己先倒。

通过萨提尔家族治疗模式的学习,我也相信在助人工作上,我们自己本身就是一个很好的工具。通过陪伴者的包容及接纳,当事人也可以学习去接纳自己的哀伤失落。

在妈妈车祸往生后的一年多后,我有幸加入孝恩辅导与谘商的团队,成为生命关怀工作者。因为工作的关系,除了殡葬方面,殓也是我必须理解的过程。

陪伴是一门崇高的艺术。

入殓就包含了接引大体,净身,穿衣,化妆,入殓的过程。第一次进入遗体护理中心,突然收音机就开始播着在我面临妈妈的哀伤期间常听到的那一首歌“好久不见”。当时的我也不以为然。后来,来了一起意外身亡的个案。凡是意外或非自然死亡的大体都必须经过院方的解剖。而,妈妈也是交通意外身亡的个案。

当时候,看着大体颈部的被缝过的疤痕,不得不让我想起妈妈。因为,我们在接妈妈大体的时候,我清楚看到她颈项的那道疤痕。当时,因为工作期间,没有让自己有太多的联想,所以,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

当天工作结束后,就在开车回家路上,收音机正巧又再次播起那一首“好久不见”。当我听到:“你会不会忽然的出现,在街角的咖啡店,我会带着笑脸,挥手寒喧,和你坐着聊聊天。我多么想和你见一面”,在毫无预警下,我内心深处的思念就被被触动到了。原来,对妈妈的思念依旧是那么的深。

遇到这样的情况,怎么办呢?

或许,有人会问,我适不适合继续在这里工作呢?感恩的是过去的课程让我做足了准备功夫。我知道这些哀伤思念会三不五时来访,它或许会让你惊慌失措,然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我们对逝去的亲人的思念。

这一切都是爱。

我们只需要继续的允许及接纳,因为这些情绪都会过去的。就这样,我也不知流了多少的眼泪和鼻涕,一步一脚印地去经历它。感谢我有一群那么棒的伙伴,让我挺过来了。也因为如此,我更相信哀伤陪伴不需要太用力。很多时候,只是静静的去倾听,去允许,去拥抱它。当事人也慢慢的学习去接纳自己,慢慢把自己的哀伤转化为爱,让自己充满能量地继续走下去。

哀伤陪伴是一个具挑战性的工作,同时也是非常有生命力的工作。这一段时间以来,非常感谢接受我们服务的主家们。很多时候,他们更像是我的老师。他们的故事感动了我,启发了我,让我更有力量去解开我心里的迷思。这个过程,我可以感受到生命影响生命,生命感动生命的那一份喜悦。

我深信,“帮助别人,成长自己”。


Ong01

 

王锦民(孝恩集团生命关怀工作者)

通过陪伴生命的蜕变,聆听生命的故事,发现当中的苦痛以及爱。点滴的感动让我从中学习感恩,明白爱要及时。

我想把这些感动散播到更广的角落,但愿它可化成一份微薄的祝福,赋予所有受苦的灵魂慰藉。

 

Share this:

WP-Backgrounds by InoPlugs Web Design and Juwelier Schönma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