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创照护业——解决外籍女佣问题的替代方案

开创照护业——解决外籍女佣问题的替代方案


印尼一名官员苏斯(Soes Hindharno)——印尼人力部负责保护与分配外籍员工的部门总监,不久前宣布,从明年起,所有印尼女佣不能与雇主同住,必须住在宿舍,且须享有固定的工作时间、公共假期及休息日。苏斯表示,之所以计划推行此项新措施,旨在保障其国人的权益,并藉此杜绝虐佣事件发生。“如果他们一直待在雇主家中,我们不会知道她们是否加时工作,员工在这方面应该得到赔偿。”尽管此条例尚未落实,但其言论已然引来不少争议。

倘若此措施确定实行,额外增加的开支如住宿费和交通费等,必将转嫁到雇主身上,届时雇主就得承担更高的费用。此外,尤其对有需要长期照护的家庭而言,这无疑是晴天霹雳的消息。这些家庭大多数因为家中有行动不便或年老衰弱的长辈,但子女平日需要上班,无法长时间留在家中照顾年迈父母,而且大部分长者希望可以在家安养,所以聘用女佣显然是最好的选择,可以提供一对一的照护。但是,如果依照新规定,女佣有固定上下班时间和不能与雇主同住,则将给雇主带来极大的不便。他们可能必须在女佣下班前赶回家中,但依下班时间我国的交通阻塞情况,加上有时候需额外加班或晚间有其他活动,雇主就需另外找人看顾家中老人,诸如此类的小问题都将使雇主身心疲累,最终很有可能将父母送往疗养院或护理中心。

针对此事,笔者访问了一个有印尼女佣照顾长者的家庭。这位陈先生家有年逾八十的老母亲,虽不至于行动不便,但仍需有人照看。他们夫妇俩平日需上班,加上不想送母亲到疗养院,所以一直以来都是聘请印尼女佣在家照顾母亲。老母亲懂得简单的马来语,可以与女佣沟通。女佣和母亲同睡一房,平日主要是喂食、帮老人家洗澡、搀扶她上厕所等,家里一些简单的家务事也包办在内。这位女佣很年轻,到他们家刚满一年,很勤劳,也把老人家照顾得很好。问及陈先生若女佣不能同住会给他们家庭带来什么影响时,他直言:“这些印尼女佣如果住在外面,马来西亚公共交通又如此不便,那么她们往返就很耗时,也非常不方便。此外,租房的责任将落在谁的身上?女佣本人,雇主,抑或中介?交通费和住宿费也会增加雇主的负担。”依陈先生的观点,他认为最大的问题还是女佣一旦住在外面,可能会衍生私生活不检点的问题,如结识男友以致珠胎暗结、晚上兼职打工等,进而无法全心全力做好照护工作,这些都将是很难预测及让人头痛的情况。陈先生表示,希望我国政府能与印尼政府协商,看看如何能在保障女佣和雇主双方的权益下达致双赢的局面。

以我国的情况来看,外籍女佣一直是照护行业的主要人力,尤其是我国日渐趋向高龄社会,对女佣的需求也必将随之提高。倘若印尼政府实施此措施,乃至不输出女佣,将对照护业带来很大的影响。为此,如何就此问题作出相应的应变对策,是很值得我国政府和照护行业去探讨和解决的。不依赖外籍女佣的替代方案,就是吸引更多国人投入照护业,并为有兴趣的人们提供机会和培训,开创这一行业的就业机会,显然才是长远之计。

专门从事提供长者护理服务的长乐集团,正积极提高民众对照护服务的认识。根据其培训与质量管理部门主管Norashikin Cheong所说,目前我国并没有太多受训照护员,即便是护理中心和养老院也没有雇用受训照护员;反之,长者很多时候都是由不曾受过训练的外籍佣人看顾。“正因如此,给予长者的照护素质往往很差,原因在于大部分照顾者都没被教导该如何提供安全的照护。他们主要透过不断的摸索来照顾长者,有时候则照着从网上搜寻到的资讯来做。而这可能对照顾者和被照顾者都会带来严重的影响。”为此,她建议,公共和私人机构应协力合作为照护员创造就业机会,为他们提供好的机会、福利、职涯发展及利润。

长乐集团目前为非正式照护员和帮佣提供了一系列培训课程,借以缩短他们与专业照护员之间的差距。这些非正式训练课程可以是量身定做的,以符合被照顾者的个人需求。如欲了解更多关于照护详情,可以浏览长乐集团培训网页

(文:叔本朝)

Share this:

WP-Backgrounds by InoPlugs Web Design and Juwelier Schönma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