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全国失智症照护者会议”——照护者之旅:如何照顾失智症病人

配合9月份世界阿兹海默症宣传月,马来西亚阿兹海默症基金会(ADFM)与马来亚大学特于9月24日及25日一连两天在马大举办“2016年全国失智症照护者会议”(ADFM National Caregivers Conference),旨在提升民众对阿兹海默症的警觉性、纠正阿兹海默症的污名化现象及人们的刻板印象,并提供支援予患者和他们的照护者,藉此改善他们的生活素质。

活动首天,主办单位邀请到香港大学校外专业进修学院的罗锦注博士前来分享《如何照顾失智症病人》。罗博士具有多年丰富的照护临床经验,因此所提出的例子对照护者都受用不浅。

如何照顾患者的日常生活

罗博士表示,失智症在香港被称为“认知障碍症”,意即病患没办法做到较高层次的事,譬如做决定,即便连选择穿什么衣服这种小事他也无法一下子做决定。

失智症患者习惯穿回同样的鞋子、衣服、裤子、裙子,一旦穿坏了,建议买回同款的,不然他会觉得那是别人的东西,反而会拿去扔掉。即使鞋子穿到破洞了,患者也不会主动说出来,家人务必定时检查。

衣着方面最好是合身宽松,不宜穿窄身以及由头套进的T恤,因为他们会因看不到而害怕及挣扎。最好是让他们穿可以在视线范围内看到的、从手穿进去的衣服,并且让他自行扣钮,至少能活动一下双手。

罗锦注博士
罗锦注博士

罗博士说,她发现一些子女因过于疼惜或担心父母,而主动帮他们做任何事,如刷牙、洗脸、冲凉、洗衣等基本生活技能,这不但会增加照护者的压力,也会让患者逐渐失去自我照顾能力。有时候,照护者需放手试着让病患自己去做,否则他们会觉得自己无能,也因着被制止做任何事而心里很不是滋味。久而久之,这些长者会变得抑郁,开始与家人搞对抗。

此外,家人可能担心独居的失智症父母走失,而聘用女佣照护,每天跟进跟出,却不知道这会令患者觉得自由被拘束而感到不自在。罗博士曾遇过一个案例,病患的女儿为了不让母亲抗拒女佣,于是编了一个谎言,说是为了收留这个无家可归的女孩而留她在家中。如今,这个病患已进入中期,已经无法为自己下厨,也辨认不到人,却愿意给这位女佣照顾。

所以,罗博士认为要起码让患病长者有事可做,不要剥夺他们的自我照顾能力,否则他们可能因此而渐渐停止行动和思考,反而更容易加速退化。譬如折衣服这等小事,不但可以让患者有完成一件事的满足感,也有助加强他们的集中力。假如真的担心他们有危险的话,则尽量为长者安排一个安全的居家环境,而不是局限他们的行动。

罗博士继续说道,另一个让照护者伤脑筋的问题是患者的个人卫生,他们可能连续几天或几个星期不洗澡。其实,家人可透过哄劝的方式,说隔天是大日子或春节,让患者自动去洗澡。或是使用一些婉转的方式,如在饭桌准备湿纸巾/湿布,趁机让他们抹脸;抑或故意弄湿他们,怂恿他们顺便去冲澡等。

一些患者在初期无法分辨自己有没有吃饱,总是投诉家人不给他饭吃,于是见到什么吃什么,尤其半夜起床看到桌面上的东西不管生或熟都会吞进肚子。此外,狼吞虎咽更是在他们身上普遍可见的情况,因为他们经常担心食物被别人吃光。在这种情况下,家人不能任由患者随意乱吃,否则会衍生三高问题,或是体重增加导致走路困难。所以,失智症患者的喂食必须严加控制。

罗博士提到,经过多年观察,发现失智症患者唯一可以控制的事就是吃东西,一旦可以吃到自己喜欢的食物就会很开心。不过,很多时候,照护者在喂食时选择易进食的糊状或粘稠状食物,其实那对老人家是难以下咽的。营养师或语言治疗师可能是出自担心病患有吞咽问题而叫家属选择这类食物,不过,罗博士指出,其实需依评估结果来决定喂食,依据她的经验,只要花一点时间和耐心慢慢喂食,在完全安静、一对一的情况下,或是以哄劝的方式,说吃完饭有奖励,例如带他去玩或吃冰淇淋等,那么患者就会专注开心地把饭吃完。所以,在兼顾到营养的大前提之下,家人也可以让长者吃一些他们爱吃的东西。

失智症患者在上下楼梯时会特别容易害怕,尤其在下楼梯时,因此家人必须搀扶他们,在上楼梯时则需帮他们数楼梯,因为他们一旦分心就会容易跌倒。在人较多的超市商场时,患者会担心被推倒而开始心慌,继而无法分辨左右而失去平衡。有研究报告指出,失智症患者在街上比在家更容易跌倒。有些照护者告诉罗博士,患者明明正在路上走着,突然不知怎地就跌倒了,其实那是因为他的头脑或平衡力无法正常运作所致。所以,家人必须陪伴在侧照看,并提前告诉他方向及路线,譬如提醒他再过五分钟就要停下来等交通灯过马路等。

因此,相关单位需对失智症患者进行日常生活的评估,以决定其自我照顾能力的程度,并依据病情每半年或一年再做评估,以便让家人了解是否需调整照护情况,加强照护而非加重依赖性。

为患者处理危机 & 预防措施

失智症长者往往因失去认知能力而无法预测危机的存在。罗博士举一真实例子,有个女儿返家探望独居的失智症母亲,看见厨房炉灶正在冒烟,而母亲却在另一侧洗碗,完全不晓得身后的炉子着火了。由此可见病患并不晓得如何去处理危机,或是难以向家人准确说明正在发生的危险情况。罗博士建议可以更换家里太旧的电器,不再使用的电器则拔掉插头,尽量减少电线短路起火的危险性。

由于患者同时失去自我保护能力,忘记熄掉香烟或炉火。如果长者有在家下厨,则可换成容易操作或插电式的炉子;利器等需收起来;以及采用计时器等。另外,不鼓励长者使用微波炉,因为他们会以为什么都可以放入弄热,或是不晓得分辨时间长短而乱按,结果造成烧焦或爆炸。甚至有一些病患在家里抽烟,却一个不小心导致火灾,所以最好可以帮助他们戒烟。

有些失智症长者无法辨识冷热水,照护者需为他们调设一个固定温度,方便他们使用。再者,一些患者可能会失去求救的能力。尽管如今大部分长者都有使用手机,但有时候他们不知道或完全忽略充电这回事,以为手机坏掉,而且手机过于复杂的功能他们往往不懂得操作,所以照护者必须协助他们处理这方面的问题,譬如训练如何使用手机,预先将电话号码加入,而患者只需按简单的1、2、3取代。

另外,长者有堆积杂物如旧报纸等的习惯,以致家中走道狭窄,容易绊倒。因此,照护者必须帮忙清理,可在他们不在家的时候清除,因为一方面他们容易善忘,不记得自己所堆积的杂物,另一方面可避免他们不高兴子女干涉他们的东西。总之,患者会经常忽略居住的环境,照护者必须多加留意并时时作出改善,让长者可以住得安全舒适。

协助处理日常生活活动

有些失智症长者会有记忆错乱的毛病,以为仍旧过着退休前的生活,因而按照以前的习惯或生理时钟起床,准备出门干活或做事。甚至有些长者觉得现在住的地方不是自己的家,要回以前的家,或是做噩梦醒来会急着找父母,尽管父母早已不健在,这是因为他们心理上的不安全感作祟。遇到这种情况,照护者不必执拗地向他们辩解实情,事实上他们并不会了解,反之可以尝试以其他琐事如喝一杯水、说一些话使他们分心,那么他们很快就会忘记原本要做的事了。

照护者也需为患者安排日常生活的活动,不要让他们完全静止不动。有些患者沉迷于看电视剧,但其实他们的脑袋已关机,或是专注力并不在电视剧上,而是胡思乱想,或以为剧情是真实的。罗博士举例,有患者连续几年看同一部电视剧,家人迁就陪着看,以为患者喜欢看,觉得看电视总比他没事做来得好。其实,一旦患者找借口不想出门或拒绝交际,家人不应太将就他们,而是应多鼓励或带他们出去接触人群,哄劝他们走出封闭的生活;并且安排一些活动给他们做,如写书法、绘画、裁缝、手工、运动等,让他们的脑袋可以动一动。

此外,照护者也需协助处理患者的个人事务,例如财务管理、服药、看医生等事项。罗博士建议在长者思维还清晰前,先将银行户口、投资等办理加名(继承人)手续。另外,有些患者因为没有记性而不确定自己有没有服药而多吃或少吃了。如今,市面上发明了药贴给失智症病患,只需贴在身上即可,不过,药贴可能对部分患者产生副作用,使其皮肤发痒。定期服药对患者非常重要,不能随意减药或停药,所以照护者必须处理好患者的药物管理。此外,一些患者会抗拒看医生,照护者需抽空陪同前往,或是编造一些藉口带他们出门,顺道去看医生。

总结

从罗博士分享的以上经验和照顾要则来看,照顾失智症患者其实充满很多挑战,有些时候像是跟他们斗智。其实,照护者可选择采取灵活婉转的方式及乐观正面的态度,在减轻自身压力之余,也可将照护工作做得更好。当然,在有必要之时,照护者应该寻求专业人员的支援,一起为照护失智症父母而努力。

WP-Backgrounds by InoPlugs Web Design and Juwelier Schönma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