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淬炼生活成诗的城市异乡人》 ——访问年轻创作者赖殖康

《淬炼生活成诗的城市异乡人》 ——访问年轻创作者赖殖康


2016年12月,一本诗集《过客书》以低调的姿态在本地有人出版社的发行下诞生了。作者=赖殖康,一个毫不掩饰使用真实姓名的马来西亚年轻创作者。如你稍有留意本地报章副刊文艺版,定曾见过他的名字出现在篇幅不长的短诗里,抑或篇幅极长的武侠小说里。只是此人平日行事作风低调,彷如特立独行于大千世界,甘于安静努力汲汲经营专属自己的创作园地的农夫,不问收获,只问耕耘。

提起笔开始在纸上写东西的兴趣始于中学的青葱岁月。他热衷于爬格子,创作歌词或写些散文随笔,借此管道抒发满溢的少男情怀。那时候,生活在资讯较为封闭的家乡——东海岸彭亨小镇文德甲,身边几乎没有人喜爱中文或写作,而就读国中的赖殖康并不知晓写出来的文章其实可以拿去投稿及参赛。华文课上主要教导的名句精华,许多同学不爱背不爱学,于他却像是一块块吸引其迈入诗词歌赋殿堂的磁铁,在当时的环境下如瑰宝般珍贵,成为他日后踏上创作之路的养分。

“我第一篇投稿被刊登出来的诗《背书考试》,是我在大学第三年最后一学期写的。”他忆述最初的创作路程。中学毕业后,赖殖康本着喜欢写作的单纯理由,第一次离乡背井来到首都,在拉曼学院修习新闻学文凭课程。直至他在第二年的一门课上遇到了一位喜欢与学生分享文学作品的导师,他赫然恍然大悟:那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于是,他毅然选择到拉曼大学念中文系,就此开启了与文学邂逅之旅。对赖殖康而言,作为一个完全没有文学背景的学生,进入中文系等于一切从零开始,但基于兴趣与热情,中文系让他收获丰富,打下了更为扎实的创作基础。

为《过客书》写序的辛金顺老师提及:“殖康在大学时才开始创作新诗,起步不算迟,但也不算早。又因念中文系,所以在诗的语言上,难免会沾染上以雅驯为主的一套诗歌语言系统,那属于文白交杂、简练、凝聚,并具有书面语法的思维结构。这是一般源自修读文言和古典诗词的涵养薰发,一种‘文’体的表现,但语言结构却趋向稳定特质的语言表述。……因此纵观殖康诗集里的诗,到处可以见到如此典雅的句子:也该有一双玉手/拂我/以蔽月之柔/助我阖那双疲倦的眼/让这个夜晚短些/让梦的世界长些(〈独坐〉)。”

在大学时期的熏陶和积累下,赖殖康写出了一首首感悟生活的新诗作品,并开始于各大报章投稿以及在国内国际的文学擂台赛上跃跃欲试,展现自己的实力。在这个不间断的过程中,有过成功,也有过失败,而他从来都不放弃,坚持不懈去实现自己的创作梦想,多少年过去后,遂而有了这本轻薄不逾百页却饱含创作者生命厚度之诗集的出炉,作为其自此为止的创作生涯的第一个总结。

“我的诗都是从生活而来,从日常所看见的东西提炼出可以玩味的题材。”这本诗集共分为三辑:离家、过客书和城中人,记载了赖殖康从早期带着理想到城里求学却思乡的愁怀,至中期出社会后在报社工作及在城里生活的种种观察与体悟。他的诗不玩文字游戏,极之生活化,却又有着绵密的情感在字里行间。

现实中,赖殖康目前投入一个专为长者提供及提升护理服务的机构——长乐集团。长者照护在我国属于新兴产业,而长乐集团一直在其中扮演着领航者的角色。他在两年前加入刚成立的长乐集团,从文字宣传到活动策划一手包办。从事与银发族相关的工作,赋予了他一种全新的体验。“这个行业还很新,我目前还在吸取这方面知识的层面;透过工作接触到的一些老年人,让我更能直接了解他们的想法和心情,对我的创作也提供了新鲜的素材。”

赖殖康于去年在《学海》刊物推出了武侠小说专栏——《老师傅》。他坦言主角的原型人物就是他在现实中经由工作所聽聞的一位长者。白手起家的老人已将公司经营权移交给年轻的继承者,却始终认为年轻人不够脚踏实地而甚感无奈;这个故事给了赖殖康创作灵感,因而将之放入武侠背景写出这个长篇故事。

不论是新诗还是武侠小说,抑或散文、小说,赖殖康表示都会一直写下去 “我知道写作是我一辈子要做的事。一方面我觉得这是我所具备的才能,不想轻易放弃它。再者,我之所以成为今天的我,是因为一直以来的创作所造就的。这是一个我不能忘记的初衷,也是支持我继续写下去的动力。”

年轻创作者赖殖康

年轻创作者赖殖康


赖殖康是长乐集团、三乐网撰稿人与编辑。

Share this:

WP-Backgrounds by InoPlugs Web Design and Juwelier Schönma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