闷蛋俱乐部

闷蛋俱乐部


有一群自嘲为“闷蛋”的退休长者,认为退休后的平日生活就只是平凡地过,也实在干不出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或无极限创意玩意来。于是,这群自认乏味无趣的长者成立了一个“闷蛋俱乐部”(Dull Men Club),不可思议的是其会员人数现已超过5千人,而当初的成立宗旨就是开立一个平台让沉闷单调的人们可以互相分享关于平凡事物的想法和经验。而他们往往都是乐享其中的人。

不过,当你看到他们所谓的“沉闷事物”时,一定会咋舌不已,因为那一点也不普通啊。譬如一位退休邮差,平日热衷于到处寻找及拍摄街头小巷的邮筒。另有一位长者Lee Carlson,他对公园长椅特感兴趣,为它们一一留影,还能娓娓道来遍布世界各地的公园长椅的详细资料。保护撇号(’)协会创办人的John Richards,他也是闷蛋俱乐部一员,专门纠正及杜绝撇号的普遍错误使用。还有一些是有奇特收集癖好者,收集铁丝网、割草机、遗失的手套、砖块等。

在别人眼中看起来再平凡不过的东西,但对“闷蛋俱乐部”的长者会员而言却是平淡生活里的“彩蛋”,带给他们无尽的乐趣与意义。他们也丝毫不怕被别人嘲讽,只要能继续热衷于自己所喜爱的“乏味”事物上,而且很多时候他们往往精专于其中,并拥有深刻的见解及知识。当然,最重要的是,他们并不觉得自己所喜好的事物无趣,反而觉得有着无穷的乐趣,好玩得很。

“闷蛋俱乐部”的会员相信他们的群组其实提高了公众对无趣事物的认识。未料到的是,自讽沉闷的他们在社交媒体的宣传下,反而逐渐广为人知,并被外界定义为有趣人士。就如热衷于拍摄交通圆环的Kevin Beresford,每周都会四处找寻圆环拍照,并将照片出版成书籍和月历。

这些长者透过奇特的嗜好消遣空余时间,并从中获得极大的快乐、幸福感及成就感。他们做这些事完全是依个人喜好出发,在未被广为人知以前,却常被视为怪咖。专门收集锥形交通路标的七十岁David Morgan说,如果在晚宴上告诉别人他是交通路标收集者,他们很快就会转过头去,他的孩子也常对他的收集品感到无地自容。

幸好闷蛋俱乐部成立后,将他们这群同类人聚集起来,彼此有了共同分享的平台,不再被视为怪咖了。而散居各地的会员们一般上只是在网站上交流。很多时候,他们依然是孑然一身地在自己的生活里偏执地守着自己的兴趣,尽管被标签为无趣也要继续在自己热衷的事物里找到最大的乐趣。

生活终究无法每一天都精彩万分,但只要有一件自己欢喜去做的事,就请继续去做,趁着自己还有体力,那就好好把握人生中的黄金岁月,为自己觅得生活中的乐趣。就像闷蛋俱乐部的会员们所说:做着自己喜欢的事,从未感到无聊过。

图源:CTVNews.ca - Lee Carlson

 

文:叔本朝

Share this:

WP-Backgrounds by InoPlugs Web Design and Juwelier Schönma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