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老后也能快乐自在

一个人的老后也能快乐自在


一个人的老后生活,是否仅只意味着孤独无依、孱弱多病、活在自己的世界中?不可否认,一些人结婚的目的乃是为了老后有个伴,在他们的观念里,年老生病时没有人照顾必然很凄惨。可是,事实上,很多人来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时是孑然一身的,不管是离婚、丧偶,或是终身未婚者。因此,老后生活幸福与否和结婚与否并不一定是画上等号的,与其落入这样的窠臼,不如充实过好一个人的老后生活,这才是单身银发族的生存之道。

对于即将迈入七十古稀之年的梅沛蓉而言,单身未婚的她一直都是一个人生活,可是你绝对不会在她身上看见一丝灰色的色彩,反而是一种打从心底散发出来的愉悦自在将她映照得容光焕发。约她碰面的那个中午,她拎着一个环保袋,一身T恤短裤的简便衣着,从住处轻步走来,尽显其大咧咧真性情。这样一个直爽豪迈的女子,仿如一匹脱缰的马,早已习惯无拘无束的生活,没有踏上婚姻之途于她不过是一种顺其自然的选择。不刻意追求,加上背负着照顾年迈父母的责任,一年过一年,随着父母相继离世,最后就只剩下她一个人,而她也开始老了。

梅沛蓉的母亲在八年前突然中风去世,此后她开始一个人生活。她表示很感谢母亲把这间组屋的房子留给她,让她晚年有个安身之所。问她会否感到孤单寂寞,她笑着回答:“不会呀,我有家人和朋友,他们在我的生活中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梅沛蓉很少有闲下来的时候,早上到附近公园和一大班朋友练赞美操,或打太极气功十八式,或跳交际舞。运动完后,他们有时相约逛街,或随同吃货朋友到处觅食驰名美食,日子不知过得多么充实。有时候,他们一伙人跟团参加一日游,到小城镇吃喝兜风,又或是在朋友家办小型派对,而擅长烘焙的她也常亲自制作一些糕点请朋友吃。在听她娓娓道来这些生活日常之间,突然觉得她的快乐正正源于她“实实在在地活着”,大概是这简单的生活哲学支撑着她即使一个人也能够如此活得富足自在。

快70岁的梅沛蓉,脸上不见太多皱纹,单看外表像是五六十岁的人。尽管如此,身体始终敌不过岁月摧残而老化衰败,常年从事站立工作的她有坐骨神经痛,必须每个月定期去做物理治疗,否则老毛病发作就无法行动自如了,这可是对不会开车去哪儿都靠11号车(双腿)的她绝对不容许掉以轻心的事。她曾经试过一段时间不去复诊,结果双脚无力上下楼梯,经常一不小心就跌倒。问她:一个人住,跌倒了怎么办?她回道:“就自己慢慢爬起来啊。幸好都没什么大碍。除了一次真的跌倒站不起来,伤得比较严重,要妹妹一家人送去医院。”

身体这副皮囊随着年月逐渐崩坏,梅沛蓉接受这个事实,并坦言已做好准备。她为自己买了保险,也在十多年前写好了遗嘱,包括身后事也已交代清楚。对于将来会有什么等在前方,她不敢想太多也无法预估,就欢欢喜喜活一天过一天。她现在每个月需花上百令吉的物理治疗费,如果万一真的有什么大病,她说会选择到政府医院就医。“比较便宜嘛,太贵的医药费我承担不来。”目前梅沛蓉靠收数百令吉的租金维持生活,生活极节俭,一个月的生活费花不到五百令吉。

凡事抱持着顺其自然的态度,只有对维持身体健康这事她毫不松懈,这与她生性独立有很大的关系。“先把自己照顾好,就不会麻烦到人家。”从她的住家去复诊的医疗所有一大段距离,这些年来她都是自己一个人搭巴士去看医生,然后又一个人搭车回家。“前阵子巴士改道又换号码,我搞不清楚新的路线,只好沿途一直问人,花一番功夫才去到诊所。”这一段迷路记说起来轻描淡写,却更显见她的“不求人”毅力多么坚牢。

接下来的日子,梅沛蓉给自己安排了好些事情要去处理。“我储了一大堆邮票,要花时间去整理。还有,从报章上剪下来的食谱,我也要做成剪报册。”是的,让自己一直忙碌,维持基本的社交生活,这就是踏实活着的梅沛蓉,即使一个人的老后也不感到孤单。

文:叔本朝

Share this:

WP-Backgrounds by InoPlugs Web Design and Juwelier Schönma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