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父亲一个拥抱

给父亲一个拥抱


朋友在谈话间问起我父亲节落在6月哪一周,原本就慢半拍的我一时语塞,答不出来。朋友打趣道:“还以为每个人都记得这个节日呢!”我呶呶嘴,笑笑带过,尴尬里藏着说不出口的怅然。

是啊,整整二十四年没能庆祝这个节日了。原来父亲缺席我的人生,已经这么长一段时间。他的容颜在记忆里依然清晰得很,日常里还是会经常与家人提到父亲,仿佛他不曾离席。一次,妈妈在茶餐室里指着一男人,对我说那是爸的同学,并喃喃说道:“如果你爸爸还在,大概就老成这个样子了吧。”我望着那个男人许久,无法想像父亲双鬓斑白、皱纹开始爬上他脸上的样子。如何能够想像呢,在这廿多年之间的改变会有多大?反观我已从一个小女孩活到父亲离世时的年龄了。父亲脸容之所以深深烙印在脑海,多亏他在世时爱拍照,留下了相片亦是最珍贵的礼物,给我们作纪念,想必他也始料未及吧。

父亲是因一场急病而逝世的。换了几家医院,医生都束手无策。年纪尚小不能自由进出医院的我几乎没有什么机会可以探望生病中的父亲,只知道他动手术后已陷入昏迷。唯一一次在他快撒手人寰之时,长辈把我们带到医院,在门口守卫着的保安不给进,要查身分证,妈妈在围栏另一头泪眼汪汪地央求着:“孩子的爸爸快要不行了,请你给他们进去看他们爸爸最后一面。”

不知为何,父亲葬礼的所有细节,至今都还根深蒂固地扎根在大脑的记忆区里。后来看到电影《父后七日》女主角在最后一幕毫无顾忌地痛哭那一刻,内心某种熟悉的感觉蓦然被触动,才意识到自己也正经历着同一种痛——“子欲养而亲不在”的痛。

如果能回到过去,像从前那样在摩哆后座环抱着父亲的大肚腩,我想这一次我一定会勇敢地趋近他耳边,悄悄对他说:“爸爸,我爱你!”

只不过如果没有如果,请珍惜还在你们身边的父亲和母亲。有一本书,书名为《別以为还有20年,你跟父母相处的时间其实只剩下55天》。当你以为还有很多时间可以慢慢去孝顺父母,父母却在不知不觉间渐渐老去。节日的意义在于感恩,不必太过拘泥於庆祝的形式。不管是父亲节也好,平日也好,趁一切还来得及,好好地与父母共度难得的亲子时光,哪怕简单的陪伴,或是一个拥抱,或一句“谢谢”,对父母皆已足矣。

祝全天下的爸爸“父亲节快乐”!

文:叔本朝

Share this:

WP-Backgrounds by InoPlugs Web Design and Juwelier Schönma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