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护者的故事:我照护我前夫的母亲

照护者的故事:我照护我前夫的母亲


走入政府医院的老年病房,卧在病床上的大多是白发苍苍的长者,孱弱不堪,有者眼神溃散,身体似乎已被病魔折磨得不成人形。一些病人床边放着另一张小床,是彻夜陪伴在侧的家属自己带来以备晚间歇息。能像这样随侍在旁照看病人的照护者真的屈指可数,不但将自己所有的时间投入其中,很多还是无怨无悔地付出,做到的人不仅只孝顺而已,其实内里还隐含着异于常人的崇高情操。

陈女士就是这么一位照护者。她在医院里照顾着老太太,可说是日以继夜,几乎寸步不离,除了几天回家一趟更换衣物,其他时候她都留在医院。老太太已中风两次,第一次比较轻微,至少还能步行;这次住院是第二次中风,暂时无法行动。这突如其来的状况令陈女士有些措手不及,原本已迁居新加坡的她经考量后,决定暂时回来马来西亚,亲自照顾老太太。当子女得知她的决定后,尽管有劝说她没有必要这么做,但依然尊重母亲。

读到这里的你,也许正揣测着陈女士和老太太之间到底有何关系。这么说来她们确实并没有血缘关系,不是母女,而是婆媳。陈女士与老太太的儿子已离异多年,被背叛情伤的她后来选择离开这个伤心地,随子女到新加坡定居。那为何陈女士还愿意侍奉老太太如同亲生母亲呢?

与陈女士深聊以后,才知道她离婚以前,与家婆关系很好。她倆很难得地投缘,相处和谐,互相尊重,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所以,当陈女士听到家婆中风倒下后,她毫不迟疑就飞回大马。前夫已再婚并到国外生活,独居已久的老太太没人照顾,陈女士多番思虑,才决定留下来。

“我已经退休,平时有很多时间,现在只是把时间留来照顾我的家婆,我觉得没什么大不了。我当然也明白照护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我实在不忍心看她这样一个人在医院里孤苦伶仃。我前夫和他的兄弟姐妹有讨论到要把老人家送去疗养院。家婆以前对我很好,我只是略尽绵力,希望让她老人家能舒服自在地走完最后一段人生路。”陈女士这么说道。

老太太第二次中风,躺在医院已一段日子,陈女士在病床旁摆了张懒人椅,从早到晚服侍在侧,鼻胃管喂食、换尿布、帮家婆动动四肢、擦身等等。她向护士学习照护的技巧,不懂得就不耻下问,加上个性耐心又细心,很快就上手了。可能因着有孝顺媳妇在身边照护而感到比较踏实以及有所依靠,老太太倒不像其他病人那般难以侍候,情绪相对比较平稳,这自然也有利于身体加速复原。

陈女士说,待家婆情况稳定一些就可以出院。接回家照护想必是无以想像极具挑战性的任务,可是陈女士脸上不见一丝畏惧或忧愁。她如此泰然自在、从容不迫地去接受与面对。像她那样乐观的态度和思维,其实在照护者来说相当难得,同时也是亟需贯彻的。

最后,陈女士分享以下这句话,与其他照护者共勉之:

“这一条路始终颠簸难行,愿每位照护者都能勇敢与坚强。”

 

文:叔本朝

 


 

需要专人为您在家的父母提供照护服务吗?Managedcare的照护管理员服务(Care Administrator),将为您进行评估,并根据需求提供适合的照护计划与照护人员,减轻您的负担。请拨打 03-2142 7166 或浏览照护管理员专页,Managedcare随时为您服务。

Share this:

WP-Backgrounds by InoPlugs Web Design and Juwelier Schönma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