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护者的故事:Kakak Lisa

照护者的故事:Kakak Lisa


如今,在很多家庭里,kakak(印尼籍女佣)扮演的角色不仅仅是照顾小孩的保姆,有者易身为患病长者的贴身看护,陪伴老人走完人生最后一段路。

身材略胖的丽莎,五十多岁才从印尼棉兰离乡背井来到马来西亚加影市区,从事的第一份工作便是照护一位超过八十岁的华裔老太太,一待就是整整两年。

丽莎坦言,她不曾照顾老人,一开始难免有点手足无措,超出她所想像的普通女佣的职务。雇主是医生,工作繁忙,白天没有时间照顾年迈又患有阿兹海默症的老母亲,于是透过中介找到了初来报到的丽莎。

“我丈夫患癌症,一直隐瞒我,直到病情严重,我才知道。为了给他治病,我必须出外工作找钱。我们那里赚不多钱,去马来西亚是唯一的出路。”

就这样,丽莎只身飘洋过海,后来因缘当了老夫人的贴身女佣。她住进雇主的家,日夜二十四小时照顾不便于行的老夫人。据丽莎所言,老夫人因老伴去世,无法压抑哀恸情绪,以致后来小中风,行动不便,认知能力也受损,成日卧床。

最初,丽莎总是战战兢兢,生怕一不小心就会弄伤老夫人。她的工作主要给老夫人喂食、更换尿布、擦身等,工作一点也不复杂,加上在医生雇主的指导下,日渐驾轻就熟。老夫人总是安安静静不哭不闹,丽莎待在她身边,确保她没有摔下床,偶尔帮她按摩转身,动一动四肢。雇主会从外边打包易于嚼食的食物回来,由丽莎喂老夫人食用。

丽莎表示:“在这里工作很轻松,雇主只是让我照顾老夫人,不需烹饪。我趁老夫人睡着的时候,就帮忙做做家务。没想到一眨眼就两年了。”这期间,丽莎不曾放假,不是雇主不允许,而是她自己要求的,因为她放心不下老夫人,加上她没有什么地方可去,宁愿待在家里照顾老夫人。

这段时间,丽莎与老夫人建立了一种超乎言语所能比拟的关系,是信赖,是依靠,是陪伴。丽莎说,她晓得老夫人惦念着已逝的丈夫,这种感觉她深刻明白,彷佛她思念着远方的家人那样。老夫人生命意志薄弱,丽莎会经常摸摸老夫人的头,扫扫她的背,有时候握握她的手,希望能给予她抚慰的力量。

后来,老夫人在某个晚上突然离世了。丽莎也因此结束了这段照护岁月。离开前,雇主感念丽莎的用心,赠送了她一台智能手机,方便她与家人联系,让她感动也很感恩。

问丽莎对于曾身为照护者有怎样的感想时,她这么说道:“虽然与被照顾者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但必须站在她的立场和角度去经验她所感受的痛楚,不管来自身体还是内心。把设身处地摆在前头,就不会嫌麻烦或抱怨一切,让被照顾者安然地走完这最后一段路。我想这就是我在这段时间最大的体悟。”

文:叔本朝

 

Mac banner ad

Share this:

WP-Backgrounds by InoPlugs Web Design and Juwelier Schönma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