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顾者的故事——爱丽与中风的母亲

家里若有长者突然中风,从一个能走能说话的人变得只能卧床、无法再说出一句话,当遇到这样的情形,长者本身和照顾者都将承担极大的心理压力,乃至需要调整生活来迎接这样突如其来的变化。照顾一个中风的家人非常不容易,照护者需付出很多的时间、精神和金钱。如果不是真心出于爱而做,反而因为照顾得太累而怨言四起,则将难以改善病人的状况,间接导致病者认为自己是包袱而心情低落影响了健康。以下举一个真人真事案例,且让我们来看看事主如何把一个中风的家人照顾妥当,使其生活品质获得改善而活得健康有尊严。

爱丽的母亲在3年前突然中风。事发前的那一年,73岁的母亲遭逢丧偶之痛,耳鸣情况也因心理因素而变本加厉。女儿爱丽四十余岁,单身,与母亲同住,向来非常疼惜母亲,很注意和照顾母亲的健康。她为了母亲的耳鸣问题走访多家医疗所,希望她能获得适当的治疗,谁会料到当耳鸣情况逐渐改善之际,母亲却因中风倒下去了。

爱丽还记得那个晚上,母亲看完电视节目正准备走回房间休息,却突然停在一处许久不动,爱丽喊她没回应,就知道事情不对劲,赶忙箭步上前去搀扶她,母亲就此晕倒了。到医院后,医生宣布母亲脑中风而致半身不遂。爱丽坦承,那一刻确实难以接受这个事实,因为母亲向来没有三高,饮食习惯也很正常均衡,而且一直都有定期做健康检查。根据医生验证,她母亲是因为心律不整而导致中风,也就是说由于心跳频率异常,血液无法正常泵入和泵出心脏,而在心脏内凝结成血块使得血管阻塞,引致中风。而这也是三高以外引发中风的主要原因之一。

母亲在医院住了一个月多,直到脑没再溢血,爱丽才将她转入另一间医院接受中医针灸治疗,每个礼拜再带母亲回政府医院进行物理治疗。这段期间,母亲无法再开口说出一句话,头发彷佛在一夕之间全白了,似乎不太认得人,沟通的桥梁一下子崩塌断裂。爱丽说她感觉到母亲情绪很低落,一蹶不振,没有活下去的意志,大概是一时接受不了自己中风无法再言语走动的事实吧。

母亲住院期间,医师定时为她针灸,一开始她会因为疼痛不已而自行拔掉头上的针,悄悄藏在被单里。后经爱丽发现细心劝解后,母亲才没再这么做。爱丽本身是上班族,平时要去上班,幸而公司离医院不很远,所以她在上班前会先到医院看看母亲,中午又牺牲午餐时间开车前来检查母亲有没有进食,下班后则在医院待至十时许才回家,周末则几乎一整天在医院陪伴母亲,帮她按摩、抹脸、喂食等等。由此可见,爱丽几乎将所有时间都倾注在照顾母亲,她说这样做确实很累,但看着母亲一天天好转(尽管速度很慢),心里倒是欢悦的,身体的疲劳也随之减轻不少。

由于医院规定中风患者只能住院最多半年,爱丽的母亲后来出院了,返回家里。在这之前,爱丽到处找寻照护人员,因为她不想把母亲放在安老院,但在她上班时间需要有人留在家里照看母亲。后来,她的嫂嫂决定放弃工作,留在家里照顾母亲。照顾中风患者得先掌握一些技巧,例如抱她上下轮椅、扶她到浴室洗澡等。别看爱丽和她的嫂嫂身形瘦小,却能安稳地扶抱母亲,因为他们曾在医院向护士学习扶抱的正确做法。

母亲回家后,面色渐转红润,整个人也开朗了起来,而这全赖爱丽和嫂嫂把她照顾得无微不至。平时,嫂嫂会煮些稀饭或煲汤,尽量做一些容易进食的东西给母亲吃。一天内,母亲有时坐在轮椅在客厅看电视,坐个半小时,又要扶她进房间躺着,这样的过程不断重复,所以可见照顾一个病人要有很大的耐心和体力。除了准时喂食,帮她洗澡,嫂嫂也会每天帮她按摩,做一些基本的物理治疗练习,所以母亲的右手右脚并没有萎缩得很严重,左手的活动能力则在慢慢加强中,已经可以自己拿水喝、舀饭、吃水果等。意识也开始清醒,能认得人,常用脸部表情做回应,例如摇头、点头、笑等。

另外,爱丽预约了一位中医师每周上门两次到来给母亲做针灸治疗。她也依期带母亲回政府医院做物理治疗。两年下来,她母亲尽管无法痊愈,依然右边不遂和无法说话,但是心境却转变了许多,常会对着爱丽他们笑,活得很舒服自在,比起住院那阵子简直是天壤之别。

爱丽的母亲现年76岁,自中风两年多以来,她的身体状况有了很大的进展,令爱丽和嫂嫂感到极大的安慰。站在照顾者的立场,爱丽表示,最重要的是被照顾者的生活素质而不是活多久。诚如她母亲活得快乐有尊严,所承受的病痛逐步减少,那就是爱丽乐见的最好结果。而这过程其实也是因为爱丽和嫂嫂愿意用爱和孝心去照顾中风的母亲,才能让母亲在人生最后阶段活得舒适自在,不被孱弱的病体所折磨。

 

作者:叔本朝

 


需要寻找专业照护员的人,可浏览Managedcare的网站www.managedcare.com.my,或拨打03-2142 7166询问详情。

 

WP-Backgrounds by InoPlugs Web Design and Juwelier Schönma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