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有所为

老年人口持续增长是不可避免的全球趋势,包括马来西亚在内。正因如此,未来可预见将有更多的老年劳动人口。这些“老龄工人”并没有到了退休年龄就立即退休,而是采用所谓的“渐进式退休”模式,即为了因应生活所需而以弹性的工作型态如工时缩短、负担较轻|薪资较低等继续工作。有者是在到了退休年龄后转为聘约制继续在同一机构服务,有者则是在休息一段时间后从事一份与之前职涯完全不同性质的兼职工作。

于长者而言,到了一定的退休年龄以后继续工作,除了能赚取些许收入以维持退休生活,避免退休金存款不足而不敷支付的情况发生,同时也能减少对家人的依赖,再者为社会供应人力资源和人才方面作出贡献,同时能提高参与感与存在价值,可谓一石二鸟之举。

纵观我们生活周围,其实一直以来都有不少“老龄工人”,以付出自己的劳力来换取回酬。只要仔细观察,老龄工人随处可见,如在餐馆或餐厅里当侍应、巴刹里的冲茶师傅、清洁工人、保姆、陪月婆、德士司机、保安、自雇当小贩等。尽管所从事的工作可能与退休前不尽相同,但只要能够继续工作养活自己,且能打发退休后多出来的空闲时间,他们大多是毫不计较去做。也许比起年轻人或外劳,这些老龄工人动作较为迟缓,但是他们往往更具有责任心,做起事来认真勤奋,绝不马虎。

67岁的莫女士一周之中有四天要搭巴士到距离住家四公里外的某个高级公寓担任保姆,照顾一位9岁的日籍小孩。这份工作是经由她女儿介绍的,雇主也就是女儿的老板。她约于下午四时许从家里出发,转两趟巴士才抵达打工的地方。小孩这时已放学返回家中,会开门给她进屋。然后,莫女士就开始工作——打扫房子、准备晚餐、看顾孩子。小孩不会说中文,莫女士只能以简单的英语与他沟通。她笑说,虽然和孩子之间的沟通不多,也存在着一些文化上的差异,但那小孩倒挺乖巧,会自动自发去洗澡、做功课、打电动,基本上两人相处倒没太大问题。她只要做好家务事,把饭煮好,等雇主夫妇约七时许到家,她就可以下班了。

虽然工作时间不长,不过来回搭车很耗时,莫女士回到家里往往已晚上八九点。女儿起初担心她太累,但没料到莫女士本身倒很享受这份工作。她说,这份兼职她做得很欢欣,因为至少不会老是闷在家里,而且都是驾轻就熟的简单工作,又可以有一份收入,加上雇主一家温和有礼,何乐而不为。

不说不知,莫女士在退休前是从事文职的,但她为何愿意在退休后兼职当保姆?她如是说道:“干嘛要被自己过往的履历束缚着呢?退休后有很长一段时间我觉得很空白,在家闷得发慌,不知道要如何打发时间。如今可好,和外籍雇主一家相处碰撞出来的火花,或搭车过程中见到形形色色的人,其实都能让我这个老年退休人士的视野变得丰富起来,生活不至于太过沉闷。我确实享乐其中。”

从莫女士的故事,可见退休后继续工作对长者的意义何其重要。越来越多人不希望这么早退休,担心退休的到来是为自己的人生画上句点,反而希望通过继续工作肯定自己的存在价值,直至老到无法工作为止才算是真正的退休。

文:叔本朝

*Managedcare正寻找可胜任司机、技工、提供伙食或有志于成为照护者的长者。有兴趣者,可浏览www.managedcare.com.my,或拨打03-2142 7166 询问详情。

WP-Backgrounds by InoPlugs Web Design and Juwelier Schönma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