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临生死关头,你一定要搞懂的事

DNR是什么东西?兼谈“放弃急救”、“打强心针”

2012年8月17日文章收录《人生,求个安宁并不难》,2019年5月7日修订

 

之一、DNR与DNA的差别

这是内部一位记者私下透露的内幕小故事:

话说前一两年《康健杂志》主编决定要制作“DNR专辑”,召开编辑会议问所有记者:DNR是什么东西?

大家面面相觑没人回答,突然有人问:“是DNA吗?”

请注意:《康健杂志》在台湾算是健康医疗类杂志的头牌,《康健杂志》记者的医学常识应该比一般社会大众深厚,CPR是“心肺复苏术” 的英文缩语,DNR是“不施行心肺复苏术”(俗称“不急救”)的英文缩语,DNA是“去氧核糖核酸”,组成“基因”的成分。

如果连《康健杂志》记者绝大多数都没听过DNR,那我们医护人员继续还是要讲DNR,却希望让病人家属与社会大众都听懂,应该是希望渺茫的吧!

我们是不是应该要赶快改用中文名称来进行观念宣导呢?

 

之二、放弃急救与决定不急救

以前医护人员在末期病人进入临终时,会给家属签署一份通称为“放弃急救同意书” 的文件。

其实正确的名称是“不施行心肺复苏术同意书”,简称为“DNR(Do Not Resuscitate)同意书”。

过去家属在签署“放弃急救同意书” 都历经剧烈的心理挣扎,因为“放弃急救” 其实是一个错误的用语,它会暗示家属:病人本来还有救,是家属自愿放弃机会的。

可是这样的末期病人,根本是不可能救得回来的,就算家属坚持要急救到底,也只是给亲人更多的折磨罢了!

当家属签署放弃急救的同时,还必须背负社会谴责子孙不孝(肖)或贪图遗产的眼光和耳语,这真是所有家属心理上最大的痛与最沉重的抉择。

我们其实应该对一般民众进行社会教育,让民众知道:

如果不签署“不施行心肺复苏术同意书”,等于是和亲人有仇,非得折磨他(她)到死为止不可,用“插管、电击、接呼吸器、进加护病房”的方式,安宁疗护界称为“死亡套餐”,让亲人最后“不得好死”。

而所有人在身体还健康时,就可以事先签署“预立选择安宁缓和医疗意愿书”,这是在自己有朝一日变成“不可治愈末期病人” 时决定不急救,让家属尊重病人自身的意愿,免于背负不孝与贪图遗产的罪名。

 


 

【许礼安注】

  1. 民国89年通过,102年第三次修法最新版的“安宁缓和医疗条例”第1条“ 为尊重末期病人之医疗意愿及保障其权益,特制定本条例。”本来就是优先尊重病人的意愿,而不是家属的意愿。” 所以家属的意愿不得取代病人清醒时所立下的意愿!
  2. 卫生署102年5月15日公告新版五款格式:
    • 健康者或病人都同样只能签署“预立安宁缓和医疗暨维生医疗抉择意愿书(简称“预立意愿书”)” 或“医疗委任代理人委任书”(简称“委任书”)这两种。
    • 如果之后反悔,想要撤回“预立意愿书”,就必须由本人或“医疗委任代理人(必须有“委任书”)”,签署“撤回预立安宁缓和医疗暨维生医疗抉择意愿声明书(简称“撤回声明书”)”。
    • 如果病人在昏迷之前没签“预立意愿书”或“委任书”,而且尚未被插管,就只能请家属代为签署“不施行心肺复苏术同意书”,就是俗称“DNR(Do Not Resuscitate)同意书”。
    • 如果病人在昏迷之前没签“预立意愿书”或“委任书”,而且已经被插管,就只能请家属代为签署“不施行维生医疗同意书”,然后就可以拔管。

 


 

之三、打强心针与急救药物注射

医护人员遇到末期病人临终时,询问家属要不要急救,以前家属会说:“医生哪有见死不救的道理?当然要救!”  社会大众连“急救(心肺复苏术,英文简称CPR)” 到底是怎么回事都搞不清楚,只知道不救就没机会。

我常用两个成语来说明急救的过程,那就是“杯盘狼藉”与“血肉模糊”,医护人员进行急救之前,会把家属请出去,把病床帘子拉起来;护理人员在急救结束或失败后,在拉开帘子之前,应该把场面收拾一下,看起来不会那样悲壮惨烈,以免帘子一拉开,家属看到的第一印象,就是将来悲伤与悔恨的无止尽噩梦的开始。

“安宁缓和医疗条例” 在民国89年通过之后,我说:以前“见死不救” 会被告,之后对不可治愈末期病人“见死乱救” 可能也会被告。

台湾从此对“心肺复苏术” 有了法律上的定义(102年最新版),包括对象:“临终、濒死或无生命徵象之病人” 与行为:“气管内插管、体外心脏按压、急救药物注射、心脏电击、心脏人工调频、人工呼吸等标准急救程序或其他紧急救治行为。”

之后经常听说家属在听完医护人员解说的反应是:“气管内插管:听说插管会很痛苦;体外心脏按压:听说肋骨都会压到断掉,没死也去了半条命;心脏电击:听说会电到胸口都烧焦,太可怕了;急救药物注射:打强心针,当然要打!“ 因为可以选择,大部分家属就选择只要打强心针就好了。

可是“打强心针” 其实也是一个错误的用语,它会暗示家属:打下去病人的心脏就会变强,然后心脏强,就会一直跳,心脏继续跳,人就永远不会死!

以台湾特有的打针文化,有这种针,当然非打不可。

正确的名称是“急救药物注射” :假如病人已经没救,你打再多的急救药物,照样是“神仙难救无命之人”,何况医护人员都不是神仙。

我觉得医护人员应该想一些替代用语来做说明,不然,继续说“放弃急救”,家属就不能轻易说放弃;继续说“打强心针”,家属当然决定非打不可。

 


 

【许礼安注】

  1. 台湾「安宁疗护之母」赵可式教授说:对末期病人施以急救会造成四输:
    1. 病人输:因为病人受尽折磨,无法安详往生。
    2. 家属输:家属目睹病人受苦的濒死过程后,可能承受更久的悲伤与悔恨。
    3. 医疗人员输:违反医学伦理(包括:自主原则、行善原则、不伤害原则、公平正义原则)。
    4. 国家输:国家社会必须因此付出无效益且大量的医疗支出。
  2.  “安宁缓和医疗条例”(民国102年第三次修法最新版)第三条:
    本条例专用名词定义如下:

    1. 安宁缓和医疗:指为减轻或免除末期病人之生理、心理及灵性痛苦,施予缓解性、支持性之医疗照护,以增进其生活品质。
    2. 末期病人:指罹患严重伤病,经医师诊断认为不可治愈,且有医学上之证据,近期内病程进行至死亡已不可避免者。
    3. 心肺复苏术:指对临终、濒死或无生命徵象之病人,施予气管内插管、体外心脏按压、急救药物注射、心脏电击、心脏人工调频、人工呼吸等标准急救程序或其他紧急救治行为。
    4. 维生医疗:指用以维持末期病人生命徵象,但无治愈效果,而只能延长其濒死过程的医疗措施。
    5. 维生医疗抉择:指末期病人对心肺复苏术或维生医疗施行之选择。
    6. 意愿人:指立意愿书选择安宁缓和医疗或作维生医疗抉择之人。

 

许礼安医师 | 授权转载

台湾安宁缓和医疗专科医师

网页:https://blog.xuite.net/an0955784748/twblog

 

WP-Backgrounds by InoPlugs Web Design and Juwelier Schönma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