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不停歇的照护

接近8年的一段长时间,珊希雅(Shamsiah Samsudin)不曾出远门,不曾外出旅行;当朋友听到现年已55岁的她不曾到过浮罗交怡,也不禁吓了一跳。而这全是因为她一直无法离开家门一步,自父亲、丈夫和母亲先后生病在家需人照顾的八年来,她就这样背上了照护者的责任,无怨无尤地在家照顾患病至亲。

一开始,先是父亲被诊断患上癌症。父亲只信赖这个唯一的女儿,不要其他人照顾,所以珊希雅从父亲病发至逝世的两年内,一直无微不至地守在父亲身边。很不幸的,父亲去世没多久,丈夫相继病倒,属关节相关疾病,以致他无力走动,卧床不起。四年后,丈夫不敌病魔离开了珊希雅,但与此同时,她的母亲也倒下了,年老加上三高等疾病,致使她只能躺在床上,说话口齿不清,这样的情况已持续了两年。

如今,珊希雅每天的日程表几乎都是千篇一律的:凌晨2时起床做糕点,供应给附近茶餐室售卖;清晨6时等人来取货,接着为家人准备早餐;7时帮母亲清理、换尿布及喂食;8时出巴刹买做糕点的材料;10时休息片刻后准备午餐;12时喂母亲吃饭;2时憩息;4时帮母亲洗澡;6时准备晚餐。这样日复一日,且持续了八年,可以想像那样的日子何其疲累、单调及沉闷。

揽起了照顾的重担,却还要分配时间制作糕点给别人卖,她表示:“十多年了,已经成了一种习惯,看到店主拜托也不忍心拒绝,加上确实需要赚点微薄的收入,所以还继续着这个营生。”珊希雅有2男2女,其中三人已出社会工作,小儿子还在念着大学。她知道子女赚钱不易,而且照顾母亲所需花费不小,像要长期购买成人尿片等,所以即使感到疲乏,她仍每天在别人沉入梦乡之时就爬起来做糕点。

珊希雅坦承,长期这样操劳,身体固然很累,不过可以透过休息补回体力,而心的累却是需要不时排遣的,否则会积压成病。所以,一旦她觉得心情郁闷得受不了,看见至亲受苦却无能为力,她就会在下午时刻母亲入眠后,到附近的商场坐着发呆、放空,看路人走来走去,抑或晚上抽时间跟朋友去跳有氧舞蹈,以纾解压力。曾经有人见她发怔呆滞,上前问她有没有事,而她只是笑而不语,心中的万千感触岂能向陌生人一语道尽。

说到伤心处,珊希雅不禁潸然泪下。
说到伤心处,珊希雅不禁潸然泪下。

从照顾家人到亲睹他们离开,所有的辛酸悲恸也许只能从珊希雅的眼泪中感受得到。在丈夫病重的那段日子,珊希雅独力照顾,如抱他去浴室等,一切都得小心翼翼,只为了不要弄伤弄疼丈夫。现在回想起来,她说:“丈夫很高大,但很奇怪,我那时候并不觉得特别重。”忆述丈夫离世前的最后一个星期,他已完全食不下咽,整张脸尽展愁绪,珊希雅止不住泪地说:“他那时候虽然已经说不出话,但从他的眼神中,他大概知道自己快要离开,他很舍不得。”这一种陪伴至亲走完最后日子的哀恸,珊希雅经历过,至今失去的痛依然还在。但是,眼前还有老母亲要照顾,所以她只能再度坚强起来,不容许自己被悲伤打败。

问及珊希雅为何不找人帮忙分担她的苦差,抑或聘请照护员?她表示,一方面家里经济不允许,一方面她想亲力亲为去照顾至亲,尽己所能。虽然她不是一个专业照护人员,但她会向从事医务工作的朋友讨教一些基本的照护技巧,譬如怎样喂食或如何吃得营养等,务求让生病的至亲活得舒适自在,借以透过关爱来减轻他们所承受的痛楚。

对珊希雅来说,不管是照顾父母或丈夫,都是理所当然的,是一种“tugas”(职责)。这期间,朋友曾约她去合艾游玩,但她实在放心不下,结果只能看着朋友玩回来后的照片净羡慕着。她笑称,看那些照片会sedih(难过)。是的,八年来她不曾走远,不仅牺牲了自己的时间,即便连自由也被拘束,但对于这一切,她不认为是在吃苦,而是当作跟至亲相处的时光。她不抱怨,而是珍惜着,许是这种精神一直支撑着她熬过一切苦头。

回顾这段长达八年的照护历程,珊希雅只是轻描淡写地总结一句:“也许当下会觉得苦,但过去了就不觉得了。”

(作者:赵雪芬)


需要专人为您在家的父母提供照护服务吗?Managedcare的照护管理员服务(Care Administrator),将为您进行评估,并根据需求提供适合的照护计划与照护人员,减轻您的负担。请拨打 03-2142 7166 或浏览照护管理员专页Managedcare随时为您服务。


长乐集团(ACG)正为想学习照顾技巧的人,提供照护者课程。有兴趣者请联络长乐集团(03-2142 1666)或浏览课程专页

WP-Backgrounds by InoPlugs Web Design and Juwelier Schönma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