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长期照顾的性别平等-照顾者女性化的再思考

小方的爷爷,在暑假突发脑中风住院治疗,家族协调家人的照顾轮值,考量作为经济支柱的父亲和小叔、大伯白天都需出外上班,下班後需要休息,因此在照顾轮值上,以较不受上班时间限制、都是家庭主妇的三位媳妇,以及平常以超商弹性时间就业维生、未嫁在家的姑姑,为此次爷爷住院期间的主要照顾人力。

小方观察到,在医院的病房里,帮忙照顾的家人都是以女性亲属或女性看护工为主,但自己做为一个较高大丶力气大的男性,在协助爷爷上厕所,上下床铺,甚至是协助爷爷复健活动的进行上,反而都比妈妈和伯母丶婶婶们,更加俐落方便。一个月後,爷爷的急性期住院治疗暂告一段落,开始出院准备及居家照护的转衔工作,家族会议决定聘用一位外籍看护工,协助姑姑在老家照顾,小方在协助家族挑选适合人选的时候,也发现外籍看护工人选名单,上固然各人条件不一,国籍年纪各有不同,但却一致性地都只有女性人选可供遴选,让小方反思到台湾高龄社会下的家庭照护习惯,几乎只呈现出女性化的照顾者形象,男性同样作为重要家庭支持力量,却总在我们的家庭照护体系里缺席。

传统的性别角色期待与家庭文化观念,将女性较为温柔、细心、关怀的特质直接连结到照顾者角色的刻板印象,因而将女性家人,视为理所当然的长期照顾人力首选,却忽略了可能的个人特质差异与生涯发展不同需求,而我们对於外籍家庭看护工的选择,也都复制这样的性别刻板印象。根据中华民国家庭照顾者关怀总会2013年的调查统计,全台湾大约有90万名家庭照顾者照顾着约72万的年长与身心障碍者,女性照顾者却占不符人口比例的73%;22万馀名的外籍家庭看护工,男性看护工的人数却仅占个位数,连0.0001%都不到。 就连我们在日常触及的各种媒介传播内容,作为形塑与灌输多数人认识社会普遍状态的常民文化素材,如各种浪漫偶像剧、日、韩剧、家庭伦理剧甚至是商业电影等,女人总是被当作必然的家庭照顾角色,这样的偏颇印象呈现,实际上等於忽略了很多男性其实也都在照顾家人,也同样很辛苦,却难以得到关注与协助,形成一种看不见男性照顾的「照顾者女性化偏见」。

因而改变的关键其实是观念,并从家庭事务的性别平权生活实践做起,我们不应再把家事都理所当然的认为是妈妈、妻子、姊妹们的工作,照顾家人应该是全家人共同的责任而非仅属女性,男性的照顾付出也应该被鼓励支持。如此,才能从性别平权观念的改变,形塑出符合性别平等的家庭长期照顾实践模式。


陈昱名医生 | 授权转载
台湾高雄医大高龄长期照护硕士学位学程 助理教授暨社会工作师

WP-Backgrounds by InoPlugs Web Design and Juwelier Schönma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