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陪伴 • 放手的爱

一年前,小英的父亲突然病逝后,她便选择搬回家跟妈妈同住。因为父亲的离去,她更希望自己可以珍惜当下,且要及时行乐,行善之外,更要及时行孝。以让自己的人生不要带来更多的遗憾。

在父亲往生一周年的前一个月,小英的母亲突然中风,一直无法言语,昏迷的躺在床上。这对她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打击。父亲离去不到一年,现在就要面临妈妈随时要离去的哀伤。

小英工作忙碌,为了让母亲接受更好的照顾,也在无奈的情况下,她安排母亲入住在离家不远的疗养院,总算是减轻了她的负担。然而,她心里很明白,母亲的生命就要来到了尽头。长期躺在病床上,生命的素质大大降低之余,还要承受身体衰退的痛苦。这样的生命非常的苦。所以她希望可以尽力减轻母亲的煎熬。甚至担心母亲可能还有未完成的愿望,不愿就此离去。因为,在父亲往生后,我(这个我是小英?)在陪伴她的哀伤。她希望我可以协助她,好让母亲在最后一段生命路可以走得更平安。

可惜的是,在我们还未来得及安排,小英的母亲就往生了。虽然,我们似乎都在准备这一天的到来;然而,当它到来的那一刻,我们还是有些措手不及。她曾经说想要为妈妈准备她的善终。也觉得早日放手对她的母亲来说也是件好事,这样母亲就不用再承受那么多煎熬。然而,这并不意味她已经舍得让母亲离去。这是常常在我们陪伴临终病人的时候都会遇到的纠结。我们希望自己所爱的人远离痛苦的煎熬。同时,对他们的离去我们仍然会有不舍。因为,从此以后,这个人不会在我们的身边了。

那天,陪她走进母亲的房间,她非常的不舍。当时,我们只是静静的让她好好的跟母亲道别。道别了以后,她还是把泪水抹了一下,继续交代母亲的身后事。这证明她是如此的清楚,不舍,悲伤是很自然的情绪。而她仍然可以好好照顾自己,以让自己好好的去安排母亲的身后事。

出殡当天,她的情绪已来到了忍耐的极点,再也忍不住眼泪的决堤。身边的亲友一直担心她会受不了,所以都一直在劝他,要她停止哭泣,甚至还说“你这样哭,她不能安心上路”。这句话对面临悲伤的她来说太残忍了。

这样的戏码,在我们的文化底下,不难看见。这是不难理解的。因为,我们的教育都无法让我们谈哀伤。所以,我们都不懂得如何面对它。所以,远离它,阻止它是最容易的方案。最后,我们却以爱的名义,阻扰一个人的哀伤。

你心中最爱的人离去时,你可以完全无动于衷吗?对我而言,只要还可以照顾自己身体,没有垮下来,这些眼泪都是被允许的,因为我们知道这些眼泪有疗效。试问,丧礼都无法悲伤,那我们还有什么时候可以好好的痛哭一场?让我们心里面那么沉重的情绪得以好好的宣泄呢?

当时的我,唯有在她旁边,轻轻点头,一直重复着“It’s ok!”。

这句话,不只是跟她说,也是跟她身边不允许她哭泣的亲友们说的。我就这样在一边偶尔提醒她慢慢地哭,好好地哭,然后慢慢地呼吸。

出殡的当儿,我请了她好好跟母亲做四道人生:“道谢,道歉,道爱,道别”。而这四道人生,对小英来说,是她在慌乱之中,很好的参考方向,而且意义深重。如此,也就完成了最后的善别。

在悲伤的历程里,我们无法立即拿掉一个人的悲伤。因为急着拿掉哀伤,对哀悼者将会是二度伤害。这个时候,他们需要的只是静静的陪伴,或是一个拥抱。这样继续的允许和接纳,便是给予他们最有温度的祝福了。

2016年8月2日


Ong01

 

王锦民(孝恩集团生命关怀工作者)

通过陪伴生命的蜕变,聆听生命的故事,发现当中的苦痛以及爱。点滴的感动让我从中学习感恩,明白爱要及时。

我想把这些感动散播到更广的角落,但愿它可化成一份微薄的祝福,赋予所有受苦的灵魂慰藉。

WP-Backgrounds by InoPlugs Web Design and Juwelier Schönma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