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保障长者

今年7月,新加坡发生一宗亲生女儿虐待老母亲并强迫她吃粪便的事件。

其后一个月,我国吉打州日得拉则发生一件骇人听闻的老人被虐事件,他们不但被囚禁在一家非法经营的老人院,还因不服从负责人的话而惨遭殴打。

可悲的是,马来西亚至今仍缺乏保护长者免于被自己的子女或照护者虐待或疏忽照顾的相关法令。

根据一份在今年2月刊于美国宏思研究院(Macrothink Institute)网站的研究报告(网址链接为http://www.macrothink.org/journal/index.php/jmr/article/viewFile/6928/5802),马来西亚只有一条保护长者免被虐待的法令,即1994年家庭暴力法(法案521)。这是因为长者被虐被视作家暴行为之一。这条法令尚不明确,尤其对于一些被家人遗弃或疏忽照顾的案例。

在我国,长者被虐待个案较为隐性,多不为人所知,因此社会也就没有真正的推动力去制定相关法令。

尽管立法规定子女须照顾年老父母这个概念在过去十几年来多次被提起,但是至今仍不见任何具体的举措。在我们这么一个讲究孝道的国家,却逐渐发生越来越多疏忽照顾、遗弃乃至虐待长者的个案。

护理中心和养老院也应受监管,并对于在其场所内照顾长者需承担法律责任。

倘若自己的父亲或母亲在这些疗养中心遭虐待,为人子女者该向谁求助?

如今,我国的护理中心受到1993年护理中心法令(法案506)的管制,并在福利部的管辖之下;而养老院则受到2006年私人医疗保健设施及服务法令(法案586)的制约。

护理中心本只提供照护服务给那些对护理需求较低的长者,可是却被发现连卧床病人及需要较多照护的患者也照收不误。而养老院的情况正好相反——有一些行动方便及可独立生活的长者入住,而不仅仅是极需照护服务的长者。

目前的法令是不足以制约护理中心和养老院必须为长者提供由低至高程度的持续性综合照护服务,且受法律保障之下,原因在于当中没有一个主干保护伞。所以只能希望透过由卫生部拟定、即将落实的长者医疗保健法令,对亟待解决的相关课题能够提供实质方案。

此外,护理中心和家人所扮演的角色和职责分工并不很清晰。

这条新法令被寄予厚望可以解决和厘清这许许多多问题,可是任何法律只有在真正地实施后才能发挥作用。所以,监管单位和政府需共同合作去监控及采取跟进行动,确保养老院和护理中心有符合注册程序和政府部门所设定的标准与条件。

尽管即将面世的长者医疗保健法拥有潜在效益,现有的其他法案仍需做进一步修改以提供更多保障予长者和他们的家人。

到2021年,65岁以上的长者将占我国总人口11.4%。所以,政府不能再毫无计划,“走一步算一步”了。

长者理应在生命的最后阶段过上有品质的生活。他们不应被弃养在家或医院,最终死于疏忽照顾或被虐。

相关法律须加速及有效地执行,以保障这个高龄社会、长者及其家人。执法机构、非政府组织、医院和医疗团体、服务提供者和业者应该齐心协力为长者提供援助,保护他们免于被虐、疏忽照顾和被遗弃。

长者也有权利,而这些权利必须受到一定的保障。

你可否知道?

  • 在2012年,马来西亚的注册护理中心不超过250间,而注册养老院则少于20所。单单在雪隆,就有百多间护理中心和养老院未经注册。
  • 在美国,最新的研究显示约有7.6%至10%的调查对象在前一年曾遭虐待。根据一项美国研究,发现在14宗长者被虐案例中,只有一宗受到当局关注。
  • 2012年6月,有157名年逾六十岁的马来西亚病患被他们的家人遗弃在医院里。2011年,共有205名老人被遗弃。
  • 根据马来西亚社会福利局提供的数据,从2008年至2011年,被家人弃养的长者每年提升1%。
WP-Backgrounds by InoPlugs Web Design and Juwelier Schönma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