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发族职涯不打烊(上)

以前,人们总是渴望着提早退休,准备此后好好享受人生;而这样的想法到了今时今日却似乎有了很大转变,如今大部分人反倒希望即使已届退休年龄但仍可留在职场继续工作,既可以挣钱养活自己,又可继续为社会贡献一份力量。

以下几个真实案例,切实反映了上述趋势。让我们一起来探究为何这些银发族过了退休年龄却未想要退下职场。

1. 西蒂,女,63岁,大厦保安人员

每每经过该栋大厦的守卫室,眼光总会落在一位裹头巾的马来女保安员身上。魁梧高大的她身穿白色制服,英姿飒爽,只是岁月在她脸上刻下了印记,轻易就泄露了她的年纪,尤其站在一群年轻的外籍保安群中,更突显出她是异数。

西蒂现年63岁,在这一行有超过十五年的经验,并曾受过保安员的专业训练。

一份看似安逸的职业,实际上每天工作长达12小时,每个月仅有4个轮休天,对年长的西蒂而言会否吃不消?她坦言已习惯这样的工作形态,加上公司很体恤她,都安排她上白天班,让她可以晚上回家照顾家人。

西蒂与患病的女儿同住。不管多么省吃俭用,生活负担依然沉重。“我有三个儿子,都已成家立室。我明白他们都有自己的负担,没能给家用,所以我必须靠这份工作来养活自己。”

事实上,西蒂是在丈夫去世以后,才开始从事保安员的。收入固然是她选择这份工作的主要原因,除此之外,工作还有助她打发多余的时间以及获得成就感。她说:“找点事做,总比老坐在家里好。工作必然会感到疲累,目前我还应付得来。”

不过,由于已过法定退休年龄,加上保安的工作特质较为特殊,所以现在西蒂是以每月合约的方式为公司效劳。当被问及打算工作到何时才真正退休,西蒂笑言:“就做到不能做的那天为止吧!”

2. 芳姐,女,60岁,督工

2012年,马来西亚国会通过了私人界雇员最低退休年龄从55岁延长至60岁的法令,并于2013年7月正式生效。

而时年55岁的芳姐刚好处于法令修改前后的不明朗时期。当时她还不想退休,但又已届满退休年龄,新法令又尚未落实,所以她只好转为合约制员工。即使隔年法令已修,但芳姐经已错过那个时机,所以这些年来还是一直以合约员工的身分为公司服务。

从正职转为合约员工,薪酬与员工福利如年假天数等都相应减少了,不过工作量仍维持和之前一样。芳姐倒不认为这是一种剥削,反而坦然接受。她说:“我需要这份工作,既然公司愿意继续聘用我,就不能计较太多了。”

芳姐从事这一行已超过30年,负责监督清洁工人,以确保他们每日完成清洁工作。工作范围位于武吉免登一带的高楼大厦,她每一天都要从这栋大厦步行至另一栋大厦,周而复始,是相当费脚力的活儿。而她不只监督,还需处理客户的投诉、调配人手、订购清洁用品、填写工人的工作时数单、派薪水单等等,大小事都要一手包办,不像表面看上去那般简单。

近两年,公司换了新的管理层,对员工有更多的要求,包括定时培训、密集开会、处理文件,除了执行基本工作,还增加了不少管理层面的细节需跟进。芳姐开始感到有些力不从心,萌生了退休的念头。

“年纪大了,开始容易感到疲累,我以前是很吃得苦的。最近被验出有三高,医生提醒我一定要服药。退休的事再想想。工作变多了,我有点担心自己达不到公司的要求,毕竟这一行很讲究服务品质。但是,我又还想继续做下去,因为前几年儿女决定合资买屋,我从我自己的公积金户头拿了一笔钱出来给他们作装修费。现在能做就做,不然老后哪有钱用,也不能依赖孩子啊!”

文:叔本朝

WP-Backgrounds by InoPlugs Web Design and Juwelier Schönma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