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医一辈子的小镇医生

在安邦老街上硕果仅存的一家老诊所内,有一位替人看诊的老医生,年逾八十,在此行医近一甲子——他就是练福源医生。一提起练医生,安邦老街坊们都会齐声说:“练医生很厉害。”在他们的心目中,如有什么奇难杂症,抑或久治不愈的毛病,他们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去找练医生。而今,年事已高的练医生仍一星期两天到诊所坐镇,为街坊们看诊。

甫踏入其诊所,一股熟悉的味道即扑鼻而来,是属于老诊所的独特气息。两排木椅,镶嵌铁花窗的登记柜台,置放病历表的铁柜,排得齐整的药瓶等等,还有操着当地方言客家话的护士,以及前来看诊的老街坊。里边没有一种令人害怕、陌生、冷冰冰的感觉,反之予人熟悉、温暖、亲切之感觉。

访问进行前,练医生刚给一位病人看完病,病人步出诊间时,隐约听到他们彼此以客家话交谈,练医生嘱咐病人一些注意事项,由此可见在这里医病之间的关系多么密切,存在着信任与和谐。大概是这种没有隔阂的互动与沟通,令练医生至今仍被老街坊仰赖与敬重着,而这许是他一直没有退下来的最大原因。

练医生虽然年纪已大,但精神矍铄,思想清晰,声音洪亮,做起事来极之干练,尤其打针手势极好。他出生于怡保,毕业于澳洲,执业于安邦,当被问及为何选择在这个小埠开业时,练医生回应道,因为这里有很多穷苦人家,而他当医生的最大心愿就是为了要帮人,尤其是没钱看医生的穷人。据他忆述,小时候曾在家乡看见德国传教士进村施医,免费替贫民看诊,令他印象深刻,因而自小就立志行医济世。他虽非生于富裕之家,但一直朝着梦想之路前进,孜孜不倦,即使白了头仍未曾生过倦意、退意,势要以医术助人到底。而他不但做好医治病人的本分工作,还将这种行医助人的精神往外延伸至其他不同地方,为自己成就有意义的医者人生。

00189_1
左上图:练医生在柬埔寨义诊时所摄。 右上图:练医生与朋友到原住民村落,协助当地居民修建屋子。 下图:练医生与朋友合资,在柬埔寨兴建了一所教会。

身为国际主仆差会的主要委员,练医生多年来负责统筹多项慈善工作。在本地,他连同教会朋友及义工们深入偏僻的山林,为深居山中的原住民治疗、送药,帮他们修整残破不堪的住所,教导他们基本谋生技能如养羊、种植水果等,以便能够自力更生。此外,他也组织义诊团,带领自乌克兰及俄罗斯大学返国的医学院学生,到山中为原住民看病,顺便从中教导这些未来医生一些书本以外的医疗知识或实用技巧,譬如怎样处理肩关节僵硬、脱臼等。

一刻也闲不住的练医生足迹踏遍全世界,他并不是为旅游、个人享乐而出发,却是走入最贫穷的地域,只为尽己之力去拯救穷人。他几乎每年都去柬埔寨,近廿来不曾停歇,同样为贫困的人民施医赠药,并且还到一个个偏僻农村安装排水管,让他们能有干净的水饮用,不致因水质污浊而喝坏了身体。此外,练医生也向朋友筹钱合资买下一块地,建了一所教会,给予有需要的人援助,同时传福音以及教导他们生命的道理。而在做这些善事时,通常都是他自掏腰包,既出钱又出力,即使到了今天也同样亲力亲为。早年到东南亚国家行善时,他和工作团队常被军队滋扰,又或冒着枪林弹雨及地雷的危险进入偏远村落,如今回顾起来,他倒觉得很有趣,因为他们是带着上帝的意旨为其他人伸出援手,即使死也无悔。

在练医生的诊所里,三面墙挂满了一幅幅照片,整齐地排列着,俨如照片墙。他指着一幅幅照片,高兴地给笔者解释。其中占大多数的是家庭照,常挂在他嘴边的也是子女孙儿的轶事。如今,他的4个孩子当中有两人继承其衣钵成为医生,显然练医生乐善好施的意向将有人为他继续发扬下去。

00189_3

不过,练医生表示他正安排诊所歇业之事,毕竟他年事已高,加上脊椎腿脚有毛病,更何况在几年前他被诊断患上癌症,经诊治后已在复原当中。他说,是生存的意志让他存活至今。而练医生显然是很努力地去活好每一天,因为如今他除了到诊所看诊、积极做善事以外,每天还将时间花在料理他家中为数不少的胡姬花盆栽以及绘画上面。走入另一间看诊室,满墙挂着练医生的绘画杰作,有油画、水彩画,幅幅极具高水准,并不如他口中所说的“自己玩玩而已”。看来练医生果真不简单,不但医术高超,而且满身艺术细胞。

是什么促使练医生生活得如此积极?他答道:“我有一些病人在开始步入老年或退休后,常抱怨身体疼痛、浑身不舒服,我会劝他们不能让自己有闲下来的一刻,一定得找事做,哪怕只是种种几棵蔬菜也好,一定要培养兴趣,这样才能过好退休生活的每一天。”人,不怕老,只怕懒;懒了就没有活下去的动力了。而这大概就是练医生活出如此精彩及有意义的人生的最大秘诀!

(文:赵雪芬)

WP-Backgrounds by InoPlugs Web Design and Juwelier Schönma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