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龟草与肾病的故事

刘老师全身搔痒,以为是老年化皮肤干燥、过敏造成,但涂抹了各种润肤剂、药膏,皮肤仍然痒得难以忍受。他去附近诊所就诊,医生怀疑他的搔痒可能是慢性肾炎或糖尿病造成。后来医生根据验血、尿报告诊断说,他的肾出问题,可能需要洗肾。

刘老师被吓呆了。他转而向一位中医求助。中医建议他马上去看肾脏专科医生,同时推荐他服用水龟草。这位中医是我的朋友,我知道他与我一样,素来不相信“一种偏方能治百病”或“单靠一种草药能治愈一种病”。因此,就打电话给他询问何故。

原来这位中医朋友的八十多岁岳母在去年无法排尿,来到首都求医,被她另一位当西医的女婿诊断为肾衰竭,需要洗肾。老人宁死都不要洗肾,而女儿们也不愿母亲从此洗肾度日,立即上网搜寻其它疗法,结果寻到水龟草可治肾病的讯息,但她们在首都一带的菜市场找不到水龟草,四处打听,终于在芙蓉市的菜市场买到水龟草。

由于老人一滴尿都排不出,担心喝太多水会加重膀胱负担,女儿先把水龟草捣碎,用两杯清水煮剩一两汤匙药汤给母亲喝下。几天后,老人开始排出大量浑浊的尿。她们才改而依一般的煎煮中药法,煮剩一碗药汤给老人喝。

用药一个多月,老人的尿酸值和肌酸肝指数恢复至正常水平,连糖尿病症状也大为改善。老人欢喜地回乡,至今超过一年,老人身体如常。

水龟草(Wandering Jew),又名:水竹草、吊竹梅、红丝线等。

服用法:每天把一扎水龟草(约400克)洗净,放入陶瓷砂锅里,加入冷水盖过水龟草1cm,以大火煮至沸腾后改小火煎2至3小时,然后捞起药渣,即可服用。

有些患者为加强疗效,会加入猫须草及薏米。也有患者加入一点红糖或冰糖。

刘老师托我回老家加影市锡米山寻找水龟草。乍一打听,方知母亲及几位亲人均在庭院种植了水龟草。她们每个月一两次,煮水龟草汤给家人喝,当作清热解毒汤。

听她们叙述一些我认识或不认识的乡亲服用水龟草的故事:有者痊愈,有者已故,有者服药中……。这意谓着水龟草仅对一部份的患者有疗效。

过了不久,北马一位热心助人的社工杨亚荣先生向我出示剪报上的一篇文章,问我:知不知道作者指的能治肾病的草药是什麽?

他说,肾病患者一听到医生诊断为“需要洗肾”,就如面临“世界末日”,渐失生机。他看了文章后即急切打听这草药的名称,但无人给他确切的答案。假如他能确定草药的名称和疗效,他的朋友愿意拨出一块土地,让他广植草药,免费送人。

这位长辈的菩萨精神,促使我下定决心撰此文介绍水龟草。但我要郑重提醒肾病患者:在服用水龟草一个月后,必须给肾脏科医师检验,倘若病情没有好转,就应遵照医嘱治病。

同时,患者必须限制蛋白质、钠、钾及磷质等的摄取。最好能请教营养师,切合不同程度肾脏病的需要,调节适当的饮食,以延缓肾衰竭的速度。

 

作者简介:萧依钊,祝福文化基金会信托人/义务执行长,祝福文化网总编辑

照片源自:greentropicals.wordpress.com

WP-Backgrounds by InoPlugs Web Design and Juwelier Schönma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