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照护员,你需要具备什么条件?

文:碧姬.罗扎里奥(Brigitte Rozario)

在生活中的某些时候,我们可能会扮演起照顾者的角色,对象也许是孩子或年老父母。有些人只做一段短时间,一些则经年累月。

尤其是亚洲国家特别讲究孝道,奉养父母的责任自然揽在子女身上,不管他们有没有做好准备。

亲自照顾父母或至亲,往往比因受雇而做来得容易,因为爱是很大的动力,尽管可能要付出心理及精神方面的代价。

如果你无法照顾年老的家人,能否有第二个方法?第二个方法就是聘用一个照护员。是否任何人都可以担任照护员?他们又应具备怎样的素质和技能?

根据长乐集团培训和品质管理部门主管Norashikin说,在照护行业价值链中,每一个人都可以是照顾者。为照护至亲而提供金钱方面的资助,属于财政照顾者。为至亲给予陪伴的家人,也可算是另一类型的照顾者。

技能与特质

Norashikin指出一位好的照护者所应具备的技能与特质:

注意细节——在照顾某些长者时,需遵照详细的程序或日程表和特定指示。

人际关系技巧——长者往往需要更多的关怀,有者可能会对你所说的话或对待的方式很敏感。一些被照顾者可能正经受着疼痛的煎熬,或者他们过于虚弱,需要更谨慎的处理。因此,照护者必须敏锐及富有同情心和怜悯心。要与被照顾者保持良好关系,照护者首先必须与他们融洽相处,始能获得他们的信任。而这往往是最难掌握的技能。

拥有健康的体魄和活力——照护者可能需要把长者抬到浴室,或把他们从床上搬到轮椅及车上等。为了能够提供照护服务,照护员必须身心皆健全。

拥有良好的时间管理——照护者同时也是长者每日生活的监督者,需擅于在特定时间内将活动和任务妥当完成。他们必须确保被照顾者准时起床、按时服药和依期复诊。

Norashikin Cheong
Norashikin Cheong

照护者的工作可能还包括如同护士在医院所执行的任务,例如协助病人处理个人卫生,不过不能将之与护理混为一谈。

Norashikin说:“两者是有共同之处,惟护士是接受训练以提供更高层次的照护服务。至于照护者,他们只是受训如何协助洗澡、梳理、处理个人卫生、喂食,以及移动长者的方法,即在搬动前必须先支撑住自己,否则两人都会跌倒,或照顾者因方法不对以致扭伤。”

而护士所学的不仅仅这些功夫。他们还懂得其他知识,譬如处理褥疮和伤口,如何使用导尿管,如何打针和静脉注射。

当然,照护者的工作也不光只是清理和喂食而已。

“照护者可以做的不止这些,因为不是所有长者都需要以上所说方面的协助。一些只是需要有人陪伴,照顾者应根据长者的能力为他们设计一些活动。又或是,长者可能只是需要有人帮忙办差事,或陪同复诊及取药。”Norashikin如是说道。

挑战

她强调,作为照顾者也有其一定挑战。被照顾者的健康情况越是复杂,照顾者可能就更费劲更不容易。

举个例子,照顾有大脑相关毛病的长者,如失智症、阿兹海默症、脑损伤、记忆力丧失、精神疾病,或所述任何一种毛病再加上残疾,一定会比照顾有行动能力和较健康的长者来得辛苦和具挑战性。

以下是照顾者常面对的挑战:

疲惫不堪——如果没有其他人可以暂替让照顾者喘息一下,他可能会因未经减轻的长期照护而終致筋疲力竭。很多过于疲惫的照护者没有对外寻求帮助,是因为他们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身心俱疲。

愧疚感——尤其是照顾自己的家人,往往会产生愧疚感,总觉得没有把至亲照顾好。照顾者必须明白一点,有时候考虑自己的需求和感受,并不代表就是自私。

失落和哀恸——当照顾已走到生命最后阶段的至亲时,如失智症、阿兹海默症或其他重疾患者,照顾者会不自觉开始产生失落感。他们可能会为快要失去至亲而哀恸不止,尽管至亲仍未弃世 ,因为他已不再是从前的他了。

愤怒——照顾长者可以令人非常沮丧,不管他是不是你的家人。有时候,长者会拿照顾者当出气筒,以发泄他们没有办法独立完成一件事抑或需要依赖其他人的挫败感。

压力、担忧和忧虑——这是因疲惫、愤怒、愧疚感及失落感所致。倘若没办法处理积累的压力,可能就会出现忧虑和担忧。有时候,这也是因不堪重负而引发的情绪,尤其当照顾者是唯一照顾长者的人。

自我照顾——照顾者必须知道,当自己压力过大时,一定要向别人寻求帮助。他们应该了解自己的身体、情绪及心理方面的极限。足够的睡眠、运动和均衡的营养是保持身体健康必不可少的要素。照顾者应该先照顾好自己,才有能力去照顾长者。

未来

有些人可能对照护员的工作感兴趣,却不太清楚其职涯发展道路。

Norashikin表示,凡有参与过国家人力资源部属下的职业培训课程的照护员,可直接从第一级别(Level 1)晋级至专业技工培训的高级文凭(Advanced Diploma level)。

而那些符合护理文凭最低入学要求的人,则可在之后攻读护理培训课程以成为注册护士。

Norashikin Cheong:“照护业极具挑战性,但你一定要时刻记得选择这一行的理由。”

Norashikin表示,长乐集团为有兴趣投入照护业的人们提供机会和培训。

“照护业极具挑战性,但你一定要时刻记得选择这一行的理由。”Norashikin如此说道。而她本身曾在年少时候帮忙照顾祖父母。

“我觉得照顾长者是很值得的。我的祖父母很感恩,我也因为这样而与他们建立了更亲密的关系。我希望大家将照护业视为一个有意义的职业,他们应该具备爱心去照顾长者,这与钱无关。”

Norashikin补充道:“我个人觉得照护业是非常有意义的。它可以是很好的体验,赋予价值和成就感。”

根据Norashikin所说,提供正式照护培训的中心并不多。“长乐集团为非正式照护员提供了一系列培训课程,借以缩短他们与专业照护员之间的差距。这些非正式训练课程可以是量身定做的,以符合被照顾者的个人需求。如欲了解更多关于照护详情,可以浏览我们的网站www.agedcare.com.my。我们正打算教育和提高大众在照护方面的认识。”

WP-Backgrounds by InoPlugs Web Design and Juwelier Schönmann